夢境與蘇麻
擁有BLOG 是希望在真實卻寂寞的城市中、熱鬧卻虛幻的網路世界裡 遇到一些願意傾聽聲音的人
如果你對此有所感應 期待你也留下屬於你的聲音
PS:這裡沒有「影評」,只有「心得」,以及偶爾動漫病發作的怪胎的小小分享。另外,請「廣告」高抬貴手,不要來打擾這片小小的淨土。
《誰才是導演》的導演很聰明,他用很簡單的故事劇情卻又恰恰好刺痛了電影界的痛處,不但開大導演的玩笑,也好好諷刺了影評人一番,如同報上所給的評論:「可以讓一般觀眾在戲院捧腹大笑的同時,又讓影界人士五味雜陳」。

《誰才是導演》創造了一個具有情緒障礙的失婚父親東尼,在好不容易爭取到孩子的探視權,可以孩子去看電影時,卻在路上遇到大雨和汽車拋錨,不但因此預購的「哈利波特」電影票被戲院取消,還因此誤觸地雷,帶孩子看了一部號稱得獎實則不知所云的大師電影,還讓孩子被劇情下得不知所措。眼看難得的親子日被毀,東尼氣得向劇院提出賠他電影票和可樂爆米花錢的要求,在得不到賠償之下,這位有情緒障礙的父親不免大大發作了一頓,把已經亂七八糟的事情弄得更如雪上加霜。

東尼在闖禍之後,得知自己的探視權可能因此被剝奪,越想越不平衡,因此去找那部電影的導演克勞斯,不但轉為向對方索賠(總共471克朗,這個爸爸記的非常清楚,還大罵對方「騙子」,在幾次意外後,克勞斯不小心將這個父親推落舞台,害對方受了重傷,於是,這個父親提出)一個重大的索賠要求:必須讓他參與克勞斯下一部電影的編劇、導演和製作工作,且要拍出一部「闔家觀賞」的電影。

丹麥導演Tomas Villum聰明的地方,就在於安排了一個具有情緒障礙的男子做為對電影不滿的發聲者,其實得獎電影不見得親和力高、藝術價值高的電影也不一定得獎,更不一定受到觀眾青睞。導演安排的情緒障礙父親恰恰可做為替觀眾發洩對藝術電影不滿的喉舌者,在一切看似脫軌卻又荒謬可笑的情況下,情緒障礙男子的所作所為卻又可強而有力地支撐整部電影。同時,Tomas Villum還在劇中安排了一個頗具名氣卻過度師心自用、自以為是的藝術片導演克勞斯,克勞斯在自己地電影叫好不叫座(上映首周全丹麥只售出7張票...其中3張就是東尼一家買的),新電影又面臨被情緒障礙男子破壞的悲慘命運下,情緒一步步崩潰,到最後他看起來才像是具有情緒障礙的那個人。


再來,當克勞斯發現東尼即使全身打滿石膏也要干預自己的電影時,索性耀東尼自己寫一部劇本,只要東尼寫得出來,克勞斯就拍給他看。沒寫過劇本的東尼,卻也真的在朋友和弟弟的協助下,完成了一部名為《愛的大爆殺》的電影劇本。這個劇本可是讓克勞斯完全看不下去,故是才開始兩頁就死了43個人,連公車司機都有槍,但是電影公司的負責人卻說這部劇本「有動作、有髒話、還有像數學般的嚴謹劇情」,硬是讓這部電影開拍。想當然爾,這部遍地死人、處處模仿好萊塢動作片的二流創作,終究是無法成為「闔家觀賞」的好電影。但電影重點就在《愛的大爆殺》開拍後一一顯露:

首先,東尼是一個毫無電影素養的觀眾,更未受過任何的寫作訓練,今天充其量是因為對方賠償其傷害罪而讓他擔任寫劇本的任務。然而,這樣的劇本在處處模仿好萊塢商業動作片的情況下,終究只能成為動作B級片。不但劇名模仿昆汀塔倫提諾的《追殺比爾2:愛的大逃殺》、人物設定則抄襲《追殺比爾》第一集,不但女主角身穿五瑪舒曼的鮮黃色運動裝,連好萊塢無時無刻都會出現的忍者也不免俗的在東尼的電影中晃兩圈,整部電影充斥著髒話和武打槍械,演員演得過癮,導演導得有勁兒。或許我們觀眾看起來覺得荒謬可笑,但綜觀以上元素,不正是目前好萊塢最愛用的招術嗎?在這部電影中我們覺的東尼的劇本荒謬可笑,但是當好萊塢特效公司重金包裝後的商業電影,在我們眼中卻又變得合情合理地「好看」,實為一大諷刺。

除了嘲弄一般性的現象外,也不乏耶於電影圈內的人。像是東尼要攝影師改用腳架,攝影師卻回答"我從畢業後就沒用過腳架了",分明是衝著同為丹麥人的拉斯馮提爾的《逗瑪95》宣言而來。甚麼是逗瑪宣言?這是丹麥導演拉斯馮提爾在1995年率領一群丹麥導演所簽署的宣言:
1.影片拍攝必須在場景的現場完成。
不得取用道具和加工的場景設計
(若是道具是非不得已必得需要,則須在道具可以被找得到的現場拍攝)。
2.聲音不得和影像的製作分離,反之亦然(音樂除非就存在於影片拍攝的現場否則不得使用)。
3.必須取用手提攝影。任何移動或是固定的鏡頭,只允許在手提攝影裡完成(影片不得用腳架的攝影機取景, 影片必須在取鏡的現場完成)。
4.必須是彩色電影,不得使用特殊打光(若是燈光太弱不足以曝光,這場戲就必須取消,或是只能使用附在攝影機當中的單一燈光)。
5.禁止使用光學儀器以及濾光鏡。
6.影片不得使用淺薄的動作填塞(不得出現謀殺、武器等等)。
7.禁止背離當時和現場(影片必須就發生在當時和當場)。
8.不接受類型片。
9.必須三十五厘米底片。
10.電影導演不得冠以作者之名,更進一步地,我發誓作為一個導演,
我要壓抑住自己的個人品味。我最重要的目標就是從角色和場景禮逼近真實。我發誓盡一切之能事,並放棄以任何好品味或美學方式來達到這一點。

整個宣言隱藏了不言而喻的濃濃戲謔,明顯是朝著日趨科技化的好萊塢電影而去。反對過度特效化、科技化的電影,畢竟電影最初面對的是拍攝者、攝影機,與被拍攝的對象。所以電影工作者必須學會回到原點,不依賴任何的外在技術,以最樸實的方式完成。

東尼嘲弄了逗瑪95宣言,卻也同時犯下了拉斯馮提爾最鄙視的類型電影。此外,常看電影的人也可輕易發現導演想表達的嘲弄:得獎片不見得受歡迎、有動作有髒話的商業片通常最討好也最賣座、國際間充斥太多雜七雜八無謂的電影獎項、有時候女演員可以為了拍片和導演上床、愛耍弄藝術專有名詞遊走於專業和通俗的曖昧地帶...等,甚至「只要是自己國家的電影,無論他到底好不好看,國內媒體人一定力捧到底」,雖然電影中說的是「丹麥」,但放諸於台灣不也同樣是用嗎?台灣這幾年充斥了不少B級片,但我們卻仍舊沉迷於自我,浸淫在媒體吹捧的光環中。電影界光怪陸離的生態幾乎是完整地蘊藏在《誰才是導演》中。

為了拍片,女演員離開原男友克勞斯,轉向東尼的懷抱、東尼也在首映會失利後看透了電影圈的生態(如此爛片卻能得到報紙影評的五顆星)。不過,這不是一部完全講究輸贏的電影,在片頭克勞斯堅持不付錢給東尼(克勞斯認為一旦付錢打發東尼,就代表承認自己是個騙子)。但是在電影最後,當東尼要離去時克勞斯還是叫住對方,將471克朗還給東尼,畢竟電影圈本來就是個大騙局。
創作者介紹

美麗新世界

咪咪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illeryuan
  • 好看、好笑、值得回味!雖然有髒話但是很闔家觀賞XD
    最後男主角又回到電影院,卻做出不同的選擇,感覺就像是跳出命運一樣,很有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