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蹤大明星是改編自2003年荷蘭導演提歐梵谷的同名作品,由於劇本基本上是採用「三一律」(時間、地點和表演的一致性,以前希臘戲劇的劇情大部分都在一天內完成,故亞里斯多德將希臘戲劇的特色歸納為「三一律」),因此舞台效果很強烈,加上席安娜米勒和史提夫布希密配合流暢的演技,《跟蹤大明星》的故事雖然只發生在一個晚上、一個女明星的家中,並以一場人物專訪作主軸,卻能帶給觀眾十分強烈的戲劇與震撼效果。



當一個記者過度沉淪,甚至捏造報導時,他會變成甚麼樣的人?史提夫布希密在這部自導自演的電影中,就是飾演這樣一個記者。專門跑戰爭和政治新聞,但為求新聞內容聳動,吸引讀者注意,他開始在自己的報導中加油添醋,直到被主編發現後被調去做娛樂新聞專訪。他憤怒、生氣也失望,對於動過縮胸手術和專拍B級片的席安娜米勒極度輕視,訪問前更是沒做任何作業,加上對方遲到一小時,在開始訪談後更是極盡嘲諷之能事。

而席安娜米勒飾演時下最紅的女明星,她拍的影集和電影幾乎人人都看過,卻被八卦緋聞和藥物籠罩,並困在旁人對她的輕視裡。

一個專看CNN、一個專看連續劇,兩個價值觀差異十萬八千里的人一見面就水火不容,直到一場音席安娜米勒間接造成的意外害記者受傷,至她家擦藥,整部電影真正的主題才正式開始。



身為記者,意外到達大明星的家中怎能不把握機會蒐點八卦?拍攝明星家的裝潢,趁機偷看對方的電腦,並copy對方的日記,雖自豪為「資深記者」,但他的所作所為卻都是標準狗仔隊的行徑。

身為女明星,生活隱私卻是不自由的,當她遇見一個對她極度輕視,卻又趁人之危探究自己隱私的記者時,內心是憤怒不屑的,自然會抓住機會予以反擊。而他採取的方式是「同意告訴你我日記的內容,但你也同樣要在鏡頭前說出你最私密的心事」。(電影中最有趣的,是女明星的手機鈴聲特別選用「狗叫的汪汪」聲,而手機又常常在關鍵時刻響起,是否在暗示「狗仔隊」的神出鬼沒?!)



故事從開始到結局幾乎沒有冷場,但最有趣的地方,卻是記者最後興高采烈拿著自以為大大獨家和對自己己早已失去信任的主編通話,記者以為自己在大明星家中待了一夜,在兩人分享各自心中最私密的隱私後,大明星終究只是年輕的笨花瓶,打算將大明星吐露給自己的隱私全盤公諸於世。
豈知自己卻被花瓶明星擺了一道,在兩人結束真心話大冒險後,記者自以為從女明星那兒偷出的「錄有自己秘密」的帶子已經被自己掉包了,誰知自己偷出的只是女星表演課的試片帶,而女明星和自己說的「隱私」卻都是瞎掰的。這是否說明了,「名人」對著鏡頭永遠不會說真話?

記者要的是促銷報紙的八卦;名人要的是媒體的曝光度,說穿了,這是一種病態的共生關係。八卦可以是各種各樣的新聞,舉凡男女緋聞或譁眾取寵的作秀新聞,只要能炒翻報紙銷售量,管他新聞品質和職業道德,記者都愛;要媒體能見度的名人可能是演藝明星,也可能是政客或名流,舉凡能幫助他事業起飛的方式管他新聞好壞先炒再說。史提夫是一個為了報導而生產報導、為了新聞而製造新聞的記者,人性的溫柔和對人的依賴已經僵化。席安娜則是被眾人崇拜的超級明星,但卻一個人獨居連隻貓都沒養,住的地方猶如蘇活區中由工廠改建的藝術家住宅,裝潢處處可見充滿頹喪孤獨的奢華,她甚至還會吸毒。



面對一個孤單又年輕的女孩,相較之下史提夫如同「長者」,企圖從年輕人對長者產生依賴感的模式中入侵席安娜米勒的內在生活,但長期面對虛假鏡頭的兩人經過一夜零距離的相處和訪談,何謂真?何謂假?或許只有史帝夫離開前說的那句「我們之間唯一的共通點就我們都不相信人際關係」是真實的。

兩人從水火不容演變為扭曲變形的關係,經過反覆的質問、試探、挑逗、傷害和安撫,人物的心裡開始向洋蔥般被層層剝除,一層又一層地翻轉。前一刻的安慰,下以秒就成為謊言;彼此對於人生的告解卻又如魔鬼勒索般反嗜自己。


在幾乎沒有任何外景、配角和特效的輔助下,電影的情節和氣氛必須濃縮到不容有廢筆的狀況(這也是一般舞台劇的挑戰,沒有機會可以喊「卡」,演員上台就不容有NG出現),電影可以是剪接的,但演員詮釋卻必須是連貫的,這也是對片中演員演技的一大考驗。


席安娜米勒時而熱情、時而瘋狂、時而性感的表現,恰巧是片中那位性感女神的最佳演繹,也是我認為席安娜從影來最棒的演出。
可惜的是,若劇本上能讓記者在片尾更加強勢點,收尾會收得更好,畢竟他可是在政治和戰地新聞打滾數十年的老手,深諳的爾虞我詐技巧不應比年輕女明星差,如此扼腕地離去未免讓觀眾感到有點意猶未盡。
創作者介紹

美麗新世界

咪咪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