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與蘇麻
擁有BLOG 是希望在真實卻寂寞的城市中、熱鬧卻虛幻的網路世界裡 遇到一些願意傾聽聲音的人
如果你對此有所感應 期待你也留下屬於你的聲音
PS:這裡沒有「影評」,只有「心得」,以及偶爾動漫病發作的怪胎的小小分享。另外,請「廣告」高抬貴手,不要來打擾這片小小的淨土。
什麼是印度?



印度 = INDIA



INDIA = I'll Never Do It Again !!!!!! (我再也不幹了!!!!!!)

但...真是如此單純嗎?對一個傳統西方白種人而言,外派印度是一場跨文化的慶典還是前往異次元的災難呢?




最近剛剛上映的《世界是平的/Outsourced》是改編自Thomas L. Friedman所寫的同名書籍。

原著主要的論題是「世界正被抹平」,這是一段個人與公司行號透過全球化過程中得到權力的過程。在書店裡你會發現它被分類在「行銷企管」類,但是這部名為《世界是平的》的電影卻利用
Friedman書本裡的概念,改編為一部連外行人都能輕易看懂的幽默小品電影。藉由一個派駐印度的外包高幹,從他的眼睛、他的經歷,帶領觀眾看見的將會是一場跨文化的慶典還是如同接觸到異次元的災難?!

陶德
(Todd Anderson)本來是一家美國商品郵購公司的幹部,公司為了減低客服成本而決定將客服外包到印度(這代表所有原本的美國客服部門人員全部都失業了),為了訓練印度地區的經理,陶德被公司派往印度。陶德為了保住工作以及未來的公司配股權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前往印度。

什麼是印度?



印度 = INDIA



INDIA = I'll Never Do It Again !!!!!! (我再也不幹了!!!!!!)

陶德在印度遇到的美國同鄉如是說。



到了印度,先是在機場和接機者擦身而過,爾後是見識到印度的「計程車」(或說人力計程車),在來是趕火車的方式和火車上的「形同無劃位制度」讓陶德大開眼界,最後是在好不容易到達目的地後卻因為吃冰而腹瀉一整天。

原來,和公司派的接機者擦身而過,是因為對方把「陶德(Todd)」搞成了「蟾蜍(Toad)」(後來證明身邊沒有一個印度人弄對他的名字正確發音);再來是發現公司的外包部門還在「建設中」,管理者辦公室的大玻璃不但還未裝上,連會議室都因為牆未蓋好而跑進了一頭迷路的牛;最後是外包部門的印度人在一些英語單字的認知上和美國不同,導致客戶訂不到他要的東西(印度人認為橡皮擦的英文是「Rubber(橡膠製品)」,但在美國人的眼裡那卻是「保險套」的同義詞)。

更晴天霹靂的是,外包單位處理每一通客服電話的平均時間都在12分鐘以上,他必須將客服電話的處理速度降低到6分鐘以下才可以回國!!!

種種的文化差易讓陶德吃不消,為了提早離開「
I'll Never Do It Again」,陶德該怎麼做?



電影聰明地不使用教條式的訓話,而是將原著所提的幾大「抹平世界的力量」自然融入劇情中,讓觀看者自然地心領神會。
1.自由貿易市場
2.外包
3.網路通訊
4.岸外生產
5.工作流軟體
6.資訊搜尋
7.內包
8.供應鏈


書中所提的10大
「抹平世界的力量」,電影中最起碼就包含了8種。

因為1989年的柏林圍牆倒塌,蘇帝共產的解體,象徵世界朝民主、自由貿易市場的潮流邁進。因此公司為了降低人事成本,選擇將客服單位外包給發展中的國家(EX:中國、印度),只需要利用網路通訊,這些外包商就可以輕而易舉地和總公司以及所有客戶聯絡。另外,簡省成本還有一個辦法,就是岸外生產,所以陶德任職的美國公司販賣的東西卻都是「Made in China」,而所有產品的相關資訊只要利用網際網路就可查詢得知
,甚至還可以比價(工作流軟體、資訊搜尋),因此即使氣憤自己的工作被墨西哥廉價勞力搶走,電話中的美國客戶還是願意選擇由中國製到的低價「同樣產品」。為了讓一切的出貨、送貨連上軌道,更為了保持公司的穩定成長,最後公司的決策者甚至決定將公司賣給更大規模的國際型大企業,好維護其穩定的產品線(內包、供應鏈)。

這一切我們可能一輩子都想不到、用不到的商業管理名詞,卻很理所當然地出現在陶德的印度外派生活裡,也毫無矯揉造作地成現在電影情節中。

我們需要知道甚麼是外包、什麼是岸外生產嘛?需要知道網路通訊、資訊搜索或供應鏈之間的關係嗎?不必知道這些生硬的名詞,《世界是平的》根本就是我們的生活縮影。

我們可能一輩子都不會被外派,但是我們不夠「物美價廉」而喪失自我的競爭能力,將飯碗白白讓給第三世界國家。我們身上穿的衣服,用的文具和電子產品,又有多少是「Made in 自己的國家」?或是「Made in 註冊商標公司的原產國」?

Dell的電腦由馬來西亞組裝、HP的客服在中國,而全世界的電子零件幾乎都是Made in China,連號稱日本製作的電子產品,也有不少只是「日本組裝」,零件產地還是在第三國家。

這些是趨勢,也是我們無法阻止的現實與事實。

陶德聰明的地方,在於他最後願意放下身段,聆聽當地人的文化和語言,他成為一個優良的外國主管楷模。明明是美國公司,卻不會要求員工一定要穿美國人的服裝;允許員工放置印度神像在辦公桌上;甚至提供獎勵制度(即使那些印度員工們最愛的獎勵
禮物卻是他認為俗到不行的美國公司產品)。

電影最精彩的,不是在於陶德如何發現自己的問題或是展示他如何放低姿態聆聽印度的聲音。而是當他的主管來印度視察,外包公司卻出問題時,陶德使用的「印度手段」完成解決之道。


《世界是平的》並沒有告訴我們這些現象是對是錯。以人情倫理來看,外包是一件既殘酷又現實的商業手段(你的『鄰居』永遠可能搶走你的飯碗),岸外生產更可能提高了國內的失業率(最起碼就業機會降低),但這些卻早已在我們身邊「行之有年」。換成我們是企業老闆,我們可能拒絕這種低成本卻又高效率的事業經營模式嗎?

而面對他國文化,如何接受、如何讓他國理解「本國企業的文化」,也是所有管理人該學習的。陶德很幸運在一個員工數目不多,受訓經理人又好的公司,或許他所處的公司老闆很機車,一天到晚想著如何降低成本、剝削勞工,但是編劇卻很厚道地讓陶德很幸運地處在一個充滿人情味的印度外包部門,使用相當幽默的手法呈現現實生活的殘酷。

明明講述的是很現實、很殘酷的經濟管理議題,但編劇卻使用厚實、溫暖的手法呈現陶德的印度外派之旅,甚至還讓他遇見一個浪漫的「果亞假期」,與一個聰明可愛的印度女孩兒談戀愛(儘管她還是叫陶德「蟾蜍」)。



最後,電影還不忘小小諷刺一下。好不容易完成老闆任務的陶德,卻要即將派往上海訓練新的外包客服人員,只因為大陸的外包人力更便宜(因此這群印度人也失業了)。若印度的下一站是中國大陸,那麼中國的下一站又是哪裡呢?

當今天換了新公司或是公司被另一個公司併購時,我們所面對的不就是另一種「(公司)文化」嗎?接下來的工作風格會維持我們當初選擇此工作的初衷嗎?
我們面對新潮流時可以選擇抗拒,但是下場可能就是消失在這個逐漸被層層抹平的世界裡。藉由穿插幽默的文化差異、美麗的戀愛故事,導演和編劇告訴我們如何在融入新場所、新文化的同時又不失去自己的原始色彩,才是在這個可潮流變動劇烈的世界中不被「抹平」的解決之道。

當陶德回到美國的公寓,手機卻又響起那個「果亞假期」女孩兒設定的手機鈴聲--【寶萊塢生死戀】主題曲。
是否象徵陶德又會回到印度,還是那個「果亞假期」女孩兒決定放棄印度文化決定的人生,選擇外來文化給予她的新人生觀?無論未來如何,導演都給了這部電影一個淡淡的,卻又不失些許浪漫希望的結局。


《世界是平的》演活了上班族的心聲,卻又不失溫馨厚道與幽默,也是現代人該看的一部「生活哲學電影」。





PS:由於我本身不是學商的,若對於書中和電影的理解有任何錯誤或缺失,還請告訴我。
創作者介紹

美麗新世界

咪咪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劉宸均
  • 留個言吧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