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與蘇麻
擁有BLOG 是希望在真實卻寂寞的城市中、熱鬧卻虛幻的網路世界裡 遇到一些願意傾聽聲音的人
如果你對此有所感應 期待你也留下屬於你的聲音
PS:這裡沒有「影評」,只有「心得」,以及偶爾動漫病發作的怪胎的小小分享。另外,請「廣告」高抬貴手,不要來打擾這片小小的淨土。



職業男人的劇情看似誇張不實,實際上卻再寫實、再冷冽不過。

當傳統給與男性養家活口的壓力碰上自尊與道德規範時,你又該如何選擇?這個問題或許我們永遠都回答不了。



當磨石工師傅尤哈遭到工廠解雇,面對妻子與三個嗷嗷待哺的孩子,他實在沒有勇氣坦承這件事情,只好每天假裝去上班。手機被停話、買不起新的洗衣機、兒子還嫌棄自己的車太老舊,開到學校接他很丟臉,已經快四十歲的尤哈機乎是走到了人生經濟狀況的谷底。後來在好友歐利的陪同下,將一張房屋裝修臨時工的廣告單貼在餐廳門口,沒想到第一個雇主確在他看屋時提出奇怪的要求:脫光衣服幫我梳頭,我就給你300。

後來不但價錢照付,價碼更升等到1000歐元,有了這個光怪陸離的「初體驗」,尤哈變打起了「賣身養家」的念頭。



委託以前同事幫他在徵友網站上打廣告還化名為「麥可」,歐利甚至擔任起「馬夫」的角色,負責幫尤哈接洽工作、接送尤哈,還幫他找了個公事包:一個性愛百寶箱。

於是乎,打扮地西裝筆挺的尤哈便開始展開了皮肉生涯,尤哈絕對不是【午夜牛郎】裡一開始當牛郎當地興高采烈的強沃特,故事走向也絕對不是【美國舞男】的喜劇風格,尤哈的皮肉職業或許是部分男性羨艷的,認為只需要基本的勞力付出就可以獲得超額的代價。但尤哈的顧客並不是美豔嬌貴的交際花,也不是風韻猶存的中年貴婦人。他的客人有的是有特殊性癖好的;有的是陪伴才滿19歲的唐氏症少女(還會為了索吻拿洗澡刷敲他頭);還有結婚14年卻不懂如何取悅丈夫的孤獨婦女,希望他對床事指點一二;甚至還有幾十年沒有男人的肥胖老婦人,完事後會為了自己逝去的青春大哭一場。


當妻子揭穿尤哈早已被革職的事實時,尤哈正前往一個女人的專屬派對,沒想到卻是要求不會跳舞的他在桌上大跳脫衣舞。為了養家活口,尤哈只得硬著頭皮上場,但當毫無經驗的他被自己的褲子絆倒摔傷時,明明已經頭破血流卻只換得顧客「笨手笨腳真掃興」的評語。來不及包紮,尤哈還必須趕往下一個顧客的家裡,豈知對方是個滿身肥肉的蠻橫女子,不但差點殺死尤哈,更打算「白嫖」。

為了掩飾自己的職業,尤哈必須每天穿著工作服出門,在外面換好西裝前去服務顧客,回家前還必須換回早上的那套工作服,並記得拿點機油或石灰弄髒自己。但當不懂事的小兒子拿著他的「工具箱」玩耍時,一切東窗事發,看著他的傷口,妻子只是冷冷地回應:「喔,是被哪個陰道口割傷的嗎?」



當你的工作已經不只是足以養家餬口,還能夠讓你買新車和新的家電用品,能夠有閒錢和時間帶家人在假日出遊,究竟「男人」還必須負責甚麼?又或者生命中最大的「責任」並不是表面上的養家餬口,而是對待家庭的態度與忠貞。

妻子對他的最大不滿不是無法出人頭地,而是尤哈讓她整天悶在家哩,日子永遠都像在同一天打轉,讓她感到了無生趣。但當生活開始新的變化時,卻因為尤哈的閃爍其詞'讓妻子開始懷疑與不滿,整天疑神疑鬼,面對妻子的質問除了千篇一律的虛蛇委蛇外,尤哈的回應還有說出:「家裡有我一個人在吃藥(憂鬱症)就夠了」的賭氣話。

東窗事發後,尤哈很冷靜,彷彿早知有這麼一天。他對這件工作已經麻木,並將一切行為化為「提升女性尊嚴」,主要是陪孤獨女子聊天,如果真的必需做,那就吃顆藥當作例行公事,只要早早完事就行。也因此得知妻子和歐利走在一起時會有被背叛與絕望的憤怒。



所有事情的起因都是因為尤哈既要當個好丈夫,又要當個好父親,在支撐家庭經濟來源之餘也要擔任孩子的大玩偶。所有的壓力壓在他身上,讓他開始只想用最快速便捷的方式解決。他認為賺到大錢,買了新車和家電用品就可以滿足家庭的需求,回家後甚至為了接聽不時的「顧客電話」沒有完整的時間陪伴妻兒,即使全家出去玩照顧孩子的也往往是整天被悶在家中的妻子。他沒想過妻子的苦澀,沒想過帶孩子也是很辛苦的,他甚至忘記了以前每天早上上班前妻子給予的早安之吻,也忘記妻子一直和他提及的「誠實」。

或許,尤哈的妻子從頭到尾都不會在意自己的丈夫是否被公司炒魷魚;也或許孩子打心底比較希望父親多陪他釣魚,甚至多創造幾次讓他可以和別人炫耀的「海鷗事蹟」,而不是那輛放學時來接他的破車是不是又壞了。尤哈充其量是個空有皮相卻志慮短淺的小人物,在壓力之下不多思考其他管道解決,卻因金錢誘惑以最原始、最受傷的方式處理事情。




深為計程車司機的歐利為了追求尤哈的妻子,努力戒酒,甚至還計畫帶尤哈的妻兒出去度假,但即使逃到歐利家,尤哈的妻子還是發現歐利無法取代尤哈在家庭裡的地位。當歐利試圖讀故事書討好尤哈的兒子時,小孩子不太理會他;而此時尤哈正在顧客家裡,讀故事書給顧客的孩子聽。彷彿憶及離家的妻兒與自己可能即將失去的權利,尤哈終於對著故事書大哭失聲,但面對真情流露的尤哈,顧客卻是嚴厲地趕他走,因為他破壞了顧客「買」的幻想與慾望,所有情感的衝突,在此爆發。

電影最後,當尤哈企圖服下大量的憂鬱症藥物求得解脫,妻子還是回到家裡,在叫救護車之前妻子拿起榔頭敲斷了尤哈的一隻腳。從最後醫護人員的對話中,更凸顯了芬蘭奇特又不太健全的醫療保險制度。迷迷茫茫中,尤哈的妻兒還是回到他的身邊,但代價卻是飽嚐疲憊、憤怒與受損的尊嚴。

整部電影除了詮釋底層社會小人物的心酸與苦悶,描繪出和一般科技強國印像背道而馳的芬蘭社會外,更有些許反色情,甚至反女權的意味在,不過處理地順暢不做作,不會讓人有刻意教化的不適感。




創作者介紹

美麗新世界

咪咪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APPA
  • 這篇的拍攝手法真的好寫實
    角色的情感表達也比較內斂不做作
    很符合真實的人性吧XD
    卻也因為這樣
    讓人倍感被現實壓迫的無奈與辛酸
  • appa
  • 哈XD 忘了說
    這部電影的海報太讓人害羞了啦
    我都不好意思放blog耶XDDDDD
  • 那就讓我來挑戰極限吧!
    幾乎都是最刺激的劇照啊!
    XDD

    咪咪寶 於 2008/02/17 01:34 回覆

  • appa
  • 哈XD
    這樣子給你爹看到 不會不好意思歐?XDDDD
  • 基本上,我覺得他不會點進這篇耶! ^^|||

    因為這部電影應該引不起他的興趣,就算租回家,他對這部電影的感覺大概會和【刺殺傑西】一樣吧?因為風格不太合他的味口

    而且,這明明是很正常的電影啊!為什麼要害羞呢?XD

    咪咪寶 於 2008/02/17 23:26 回覆

  • 柔兒
  • 想請問一下為什麼他的妻子要拿榔頭敲碎他的踝骨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