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與蘇麻
擁有BLOG 是希望在真實卻寂寞的城市中、熱鬧卻虛幻的網路世界裡 遇到一些願意傾聽聲音的人
如果你對此有所感應 期待你也留下屬於你的聲音
PS:這裡沒有「影評」,只有「心得」,以及偶爾動漫病發作的怪胎的小小分享。另外,請「廣告」高抬貴手,不要來打擾這片小小的淨土。


不同於小津安二郎,善用運用獨特低視角仰鏡方式,拍攝出二戰過後的日本庶民群像。山田洋次郎則使用日本的傳統像徵「武士」,將時空背景轉移到幕末年間,利用下級武士的人生縮影塑造出另一種風格的庶民電影。山田洋次使用三種不同世代的武士作為他武士三部曲的主人翁,除了講述大時代的無奈、階級分明武士制度外,更顛覆了傳統的螢幕武士形象。
從藤澤周平到山田洋次

在講這三部電影前,一定要先提提作家藤澤周平,因為山田洋次的「武士三部曲」就是改編自藤澤周平的作品。藤澤周平是怎樣的作家呢?一般人會將司馬遼太郎、池波正太郎和藤澤周平視為當代的日本時代小說三大家,但是司馬遼太郎的小說多著墨於戰國時代,波瀾壯闊的大手筆是他的文學風格,字裡行間更不隱瞞自己的政治理念和歷史觀,例如【坂本龍馬】、【宮本武藏】和【最後的將軍】都是他相當知名的作品。而池波正太郎則善於描寫江戶年間的故事,其中又以捕快緝凶、揚善罰惡為主,並解將市井小民的生活描繪地相當生動,【劍客生涯】和他醞釀多年的巨著【鬼平犯科帳】都是池波的代表作,而後者無論是作為一部推理小說,或是單純做為江戶年間的庶民風土小說,都相當精彩。至於藤澤周平的故事幾乎都發生在虛構的海阪藩(武士三部曲的故事都發生在那裡),基本上這些故事的人物並未重複出現在藤澤周平的故事裡(不會像福爾摩斯或白羅成為作者比較的系列主角或配角),而敘事風格簡潔俐落,故事也沒有司馬遼太郎那種大起大落的轉折、或是池波愛好的推理與捕快生活。藤澤周平故事主角唯一共通點,大概就是主人翁都身懷絕世劍技卻都淡泊名利,然後最後都迫於形勢不得已而重出江湖,因此在描繪人物生活的內容上和池波較相近,都以庶民生活為主,敘述高手過招時也不似傳統中國武俠小說的刀光劍影、更無坂本龍馬或宮本武藏那種豪氣干雲,文筆基調相當樸實,代表作如最近台灣書店很熱門的【隱劍孤影抄】和【蟬時雨】。



但不論時代是戰國、幕末,是小說或影劇作品,日本塑造出的武士形象向來唯有信奉武士刀、以自我的武士道作為評斷是非善惡的基準,且榮譽過於性命,當有違武士尊嚴時,唯有鮮血才能洗刷屈辱,故武士故事中經常看見決鬥情景。在明治維新、大正奉還前,武士效忠的是藩主,違背藩主意願者唯有切腹謝罪一途,除此之外違背武士道原則或沒辱自己武士尊嚴者,也經常以切腹做為負責任的表徵。因此山年洋次的「武士三部曲」所塑造地武士形像與傳統武士風格大為迥異,甚至可說是反武士道。

有趣的是,山田洋次本身並不否認這一點,甚至在電影中大大嘲諷了階級意識的可笑。【黃昏清兵衛】和【隱劍鬼爪】中所塑造的愛情都是跨越階級的,家貧年俸祿只有五十石的清兵衛和四百石之家的宮澤理惠相愛,卻因為階級而遲遲不敢接受女方;【隱劍鬼爪】中的永瀨正敏則是主動沖破武士與佃農之女的階級,在完成藩主的命令並替朋友復仇後,大膽放棄武士階級,和松隆子求婚。至於【武士的一分】則是貧窮武士夫婦的患難之愛,在愛情上並未沖破階級的藩籬,但為了替妻子討回公道,並宛回自我尊嚴,盲劍客木村拓哉勇於向高級武士階級決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也是跨越階級追求自我的表現。

 


黃昏清兵衛

【黃昏清兵衛】乃「武士三部曲」中最被推崇的作品。首先,這部作品相當反傳統,真田廣之扮演的清兵衛不是宮本武藏類型的劍客,而是一個年俸祿才五十石,連妻子喪葬費用都付不起,必須典當身為武士魂魄象徵之愛刀的窮劍客。甚至為了照顧家裡癡呆的母親、幼小的女兒,不但無心力打理自己的衣著,每到黃昏時刻便需立即趕回家料理家務、和同僚間完全沒有交際應酬,處處被人看不起的下級武士。由於每到黃昏時刻便需要趕回家,因此同僚幫他取了個「黃昏清兵衛」的綽號,對此他也不以為意。但模樣潦倒的清兵衛卻願意出面和高級士族決鬥,讓好友之妹脫離恐懼的婚姻,甚至陪同家僕上山撿柴,並與之一同背柴下山。清兵衛的種種行為都顯得相當自然磊落,但放諸幕末年代,這其實相當地不合武士階級該有的行為。而當叔父認為女孩子讀書沒用時,清兵衛還是堅持兩個女兒一定要上學,甚至在家裡陪女兒背誦論語,因為他認為懂得思考,擁有知識、懂得貫徹仁義之理,才是人真正能夠生存、真正為人的根本。整部電影在相當平淡,甚至可說是細水長流的風格中度過,但吸引人的就是清兵衛獨樹一格的「武士道」,或說清兵衛個人的人格風範。

由於一流劍技曝光,無法反抗藩主的命令,前去刺殺判賊,但當清兵衛與敵人共處一事時,也是以談和為先、動武為後,認為並非萬事皆需以武力解決。故事甚至將兩個敵對之人的生平做了一個相當好的對比:皆為一流劍客且邁入中年,一個妻子已逝家境貧窮,無心於名利鬥爭,只盼和家人安享天年;一個則是歷經風霜企圖名利雙收,卻早已家破人亡的亡命劍客,二人皆對藩屬制度不滿,但表現出來的行事風格與人生觀卻截然不同。故事的每一個小細節都相當細膩,雖然平淡而無明顯起伏之勢,故事也沒有峰迴路轉的驚險,但【黃昏清兵衛】卻將一個底層武士,或說受過教育的庶民生態描繪地淋漓盡致。而在故事的愛情中也顯示出經過歲月磨練的成年人應有的處事態度,雖然電影裡真田廣之和宮澤理惠之間的愛情並未轟轟烈烈,但只要對方一有生命之憂或家逢巨變,彼此一定力即趕到對方身邊互相扶持,僅管這在當時是相當不合禮數的作風。細水長流的細緻餘韻是【黃昏清兵衛】最觸動人心,也最平易近人之處。



隱劍鬼爪

 

【隱劍鬼爪】中的永瀨正敏飾演的片桐宗藏在年紀上則比真田廣之的清兵衛年輕許多,故事中的他正值應當努力於權位爭奪之齡,但永瀨正敏卻無心於此,更為了夾在西方鎗火替代傳統武士刀的掙扎中。而家中雇用的女侍松隆子雖然出身佃農之家,但永瀨正敏的母親卻堅持要教導松隆子讀書識字的能力,當時仍是四民(皇族、華族、士族和平民,其中平民更被戲分為類似士農工商的階級)不平等的年代,永瀨正敏一家的作風無異是相當前衛。爾後當永瀨正敏發現松隆子已婚後受到從商的婆家虐待,更是二話不說,直接在眾人面前將重病的松隆子「當街」背回家,並強迫男方立刻送上離婚狀。和【黃昏清兵衛】一樣的是女主角皆為婚姻暴力下的受害者,但是宮澤理惠則是由中級武士的兄長直接請藩主判定離婚,並居住在兄長家;但松隆子則為佃農之女,由前任雇主強迫離婚,並在雇主的屋簷下養病。前者為「合法」行為,後者無異是「路見不平」的江湖作風,合乎人情卻不見容於世俗。

而在【隱劍鬼爪】的最後,永瀨正敏更違反傳統武士形象,不但刺殺藩主替朋友之妻報仇,更在故事最後放棄武士刀、放棄武士身分,前往農村向青梅主馬的松隆子求婚,並將未來託付在北海道的拓荒生涯中。從真田廣之到永瀨正敏,不但透露出山田洋次厭惡階級制度,甚至也反對日本傳統對於女性束縛的教條,也顯示他對於捍衛愛情自由與追求正義的個人風格。






武士的一分



但是到了【武士的一分】,木村拓哉所飾演的武士形象卻大大異於前二者。他的年紀更輕,所飾演的是家族規模較大,才進入海阪藩內工作不久的年輕武士。他對於工作前途有自己的看法,當別人認為幫領主試菜是無上光榮時他卻認為是相當低下且無趣的任務。此外,他雖然嚮往開設劍道館,以教導孩子劍術為生,但在仕途上仍希望有所突破,連家族親人都相當看好他的未來。木村拓哉的武士形像顯得意氣風發,甚至喜歡開玩笑挖苦別人,處處充滿年輕人的蠻幹傻勁兒。也因此,當他因試菜中毒導致眼盲後,對於事事需要麻煩妻子,無法自力更生而變得暴躁易怒。與前面兩位主人翁不同的是,前二者不是生活本就困苦,就是根本無心於仕途生活,但木村拓哉飾演的三村新之丞卻是從眾人希望的雲端墜入毫無光明的世界。當雙眼皆盲,取而代之的是其他感官靈敏度的進化,但最後卻發現妻子加世和前任上司島村有染,在和妻子離緣(離婚)後,更發現島村是利用下三濫的方式玷汙加世,而導致這個結果的居然是一直命令加世去島村家拍馬屁,以求取俸祿的叔父。原來一切的關愛、一切的友誼、一切的噓寒問暖都建立在薄弱的基礎上,除了重新拾起武士刀,和老樸恩師不斷練劍以向島村復仇外,三村也重新開始反思究竟什麼是武士道?武士階級就竟是什麼?什麼才是「武士的一分」(即『武士的尊嚴』)?

【武士的一分】講述的是愛情與家庭的崩壞,而面對無助與黑暗時,又該如何重拾往日的和樂與平靜。整體而言,【武士的一分】是三部曲中最「年輕」的一部,僅管男女主角都已經三十好幾了,但由於木村拓哉所塑造的年輕偶像形象,而寶塚出身的檀麗不但美麗更能拿捏三村加世,這個從天真到歷經風霜年輕妻子形象,因此在整部電影的基調上,雖然故事越來越深沉、主角似乎越來越無助,但卻能夠給觀眾一種終會撥雲見日的希望。而三村新之丞的復仇並不是為了鏟奸除惡,而是單純的期待家庭團圓,甚至電影最後更延伸到落敗的三村自盡,顯示出即使是這樣的無恥之徒也懂得堅守武士尊嚴,也是山田洋次認為「武士的一分」,甚至於武士社會真正的價值所在。





武士三部曲中的「山田女郎」

武士三部曲裡還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山田洋次承襲了【男人真命苦】系列中的傳統,每一集裡都有一個漂亮的女主角,有點類似龐德電影一樣,每一集都要有一為風姿綽約的「龐德女郎」,這次的「武士三部曲」也有屬於山田洋次自己的「山田女郎」。



【黃昏清兵衛】裡的宮澤理惠飾演的朋江是嫁入士族的高級武士之女,但丈夫卻缺乏良好的酒品與人品,受不了家暴的朋江不但跑回兄長家請藩主判定離緣,在離婚過後更不諱言自己一直愛慕著清兵衛,甚至要兄長去和清兵衛提出結婚的要求,並且不畏世俗眼光,攜帶清兵衛的兩個女兒前往市集看農人和商人們的慶典(當時農人和商人的地位比武士低,二者不但不許通婚,更不許有所社交往來),從這裡便可以看出身為當代女性,朋江不但相當具有主見甚至可說是「前衛」。



而松隆子在【隱劍鬼爪】中飾演的佃農之女喜惠則是溫婉嫻順,在經由父母之命嫁給商人之子後,不但被虐待還差點過勞死。但被前任雇主片桐宗藏救回後,喜惠卻是屬於暗暗地愛戀自己侍奉的少爺,且願意一輩子不嫁,終身侍奉片桐宗藏。但導演並未讓喜惠淪為傳統印象中的日本女性,只是百依百順或跪坐在榻榻米上哭泣,喜惠雖身為佃農之女卻受過教育,不但能夠吟詩,更能機智對談甚至堅持己見,對片桐宗藏吐漏自己的心聲。受限於出身,喜惠不像朋江那樣「前衛」,但依舊能忠於自我,執著所愛。喜惠所表現出的獨立與堅毅也是在傳統日本時代劇中所看不見的女性特質。



到了【武士的一分】,檀麗扮演的是結婚沒幾年的少婦三村加世,故事並未著墨在三村新知丞雙眼未盲前過多,但在三村眼盲後,由加世在生活上的各種舉止可以看出加世對愛情的忠貞,以及對家庭的奉獻。也因此在後來遭島村強暴後,檀麗在扮演加世時表情多了點無奈與滄桑,爾後經過離緣、復合,種種情緒的轉折檀麗都拿捏的相當恰當。或許在三位女主角中,加世的性格與獨立性並未特別突出,但她卻是三位女主角中遭遇最無奈、最痛苦,心裡承受最多壓力的一位,也是在婚姻與愛情中付出最多的女性,也因此在「武士三部曲」中的「山田女郎」中,我最愛由檀麗飾演的三村加世。






武士身邊的忠僕

我是一口氣看完這三部電影的,因此對於三位主人公身邊的「忠樸」印象相當深刻。比較有意思的是,【黃昏清兵衛】和【隱劍鬼爪】中的忠僕都是一位名叫「直太」笨笨呆呆的憨厚男子(而且都由神戶浩飾演),因此當我發現【武士的一分】裡那位直太變成笹野高史飾演的老樸「德平」時,內心是有點遺憾的。畢竟我們都知道奇士勞斯基的【十誡】系列裡,都有那麼一個不出聲、不知名卻總是和主角搖頭警示中年男子,原以為山田洋次也會故意讓這位從頭到尾憨笨如一的「直太」貫穿整個系列,沒想到卻換成他的老搭檔笹野高史扮演「德平」。



當然,從【武士的一分】故事結構來看,若依舊是「直太」在三村新之丞的身邊,那麼無論三村如何開玩笑、挖苦人,恐怕這位智力不太高的直太都不會有太大的反應,而在三村雙眼全盲後,直太大概也無法像德平那樣配合加世,照顧三村的生活,甚至最後也無法促近二人破鏡重圓。


但無論是神戶浩的直太還是笹野高史的德平,忠樸形象都士山田洋次電影中無可動搖的存在。從僕人與主人公之間的互動,也可凸顯出這幾位男主角不同的人格特質和山田洋次追求「階級平等」的理念。






創作者介紹

美麗新世界

咪咪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ppa
  • 呵呵 不得不佩服你詳細的說明跟解析 太厲害了啦~~
    對了 我最近在看阿莫多瓦的書 不知道你跟這位西班牙大導熟不熟? 我好想去翻他的舊作像"高跟鞋"之類的來看歐:)
  • 冏~~~~他的東西超極多耶!

    我最近在忙科幻影展的預告片(這次剪完超有成就感)
    五月份我們要放映德國三傑

    到時候...我大概會先想辦法整理溫德斯吧?(這位先生不好搞 @@)

    另外...追風箏的孩子,電影讓我有點失望
    因為總覺得太中規中矩,又少了很多書本裡的東西。不知道你看了沒?

    咪咪寶 於 2008/03/11 23:18 回覆

  • ckw70
  • 最近剛看完這三部片子,你的介紹寫得很詳細,不過在隱劍鬼爪裡面,你提到當時仍是四民不平等的年代,根據我的了解,電影的背景應該是幕末,四民應該是明治維新之後的事情,因為華族的設置就是為了舊時代的藩主和武士.如果我說錯的話,歡迎指正.
  • 我的意思只是指"階級不平等"的社會。(華族的確是取代藩主)造成您的疑問的應該是我用詞不精確的問題。

    "四民"一詞確切出自日本何時我並不清楚(只確定是明治維新的口號和政策之一)。因此我這裡指"四民不平等",乃因隱劍鬼爪(事實上三部電影都是)在幕末時期,當時日本社會的階級概念仍然很強,所以我才會用"四民不平等"的年代一詞。

    不過我想即便幕末仍未有四民的觀念,但"階級意識"應該仍是很強烈的,只是維新前維新後的分法和名稱略有不同,藩主和武士即使變成華族,也改變不了當時不平等的階級社會(個人是覺得換湯不換藥,即便換到現在的日本,也有不少華族有著門第觀念),所以這裡有點借代引申的用法,用詞不夠精確還請您見諒。

    咪咪寶 於 2008/12/10 13:4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