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與蘇麻
擁有BLOG 是希望在真實卻寂寞的城市中、熱鬧卻虛幻的網路世界裡 遇到一些願意傾聽聲音的人
如果你對此有所感應 期待你也留下屬於你的聲音
PS:這裡沒有「影評」,只有「心得」,以及偶爾動漫病發作的怪胎的小小分享。另外,請「廣告」高抬貴手,不要來打擾這片小小的淨土。



或許有些過譽,但從某些角度來看,《黑金企業》的確可說是石油版的《大國民》。

同樣是講述一個凡人如何獨霸市場,如何一手導致家庭破碎,最後又如何結束人生。但《黑金企業》卻少了《大國民》中Kane一直追尋的Rosebud,不但欠缺了Kane難以忘懷的那塊柔軟,《黑金企業》裡的不但替主人公Daniel增添了人性的邪惡與殘酷,更增加了宗教信仰上的衝突。加上大量的黑影和高頻率不和諧的配樂,讓整部電影在色調、劇情上更顯陰沉詭譎。

看完《黑金企業》的第一個感覺是:這真的是一部很冒險的電影。

它沒有一般古裝戲常有的精緻服裝或華麗背景,沒有傳統好萊塢墾 荒電影的英雄豪情,也沒有激勵人心的創業維艱,更沒有一個出來中和螢幕情緒的古色美女,甚至,連一般觀眾聽見「石油大亨」時所興起的幻想情節都沒出現。有的,是髒兮兮的鑽油工和塵煙飛揚的鑽油廠,連主角也經常以滿身石油髒兮兮的形像出現 在螢幕上,沒有雪茄、香檳和豪宅。它可說是「另類的大亨小傳」,卻將人性最邪惡、最不擇手段的一面展現地淋漓盡致。但即使沒有古裝女主角,光是丹尼爾戴路易斯的演技就夠讓人在螢幕前乖乖地投入153分鐘,當然,
Johnny Greenwood「搶耳」的配樂也是讓我目不轉睛的一大因素

最早被稱為「黑金」的是稱霸香料界的「胡椒」,17世紀的歐洲不少國家就靠著香料交易致富,在香料戰爭的競逐下,胡椒更是價比黃金,因此才有了「黑金」的暱稱。利用「黑金」這個辭彙,這次的《There will be blood》卻翻譯地相當貼切,《黑金企業》的「黑金」不但指黑鴉鴉的石油,更指石油爭奪下的黑暗人心與企業鬥爭,故事背景是20世紀初期的美國,當時大興石油熱,《黑金企業》的「黑金」就是指石油,故事講述Daniel Plainview如何從一個平凡的礦工變成石油大亨。





如同一般的「傳記」電影,《黑金企業》以主人公的人生做為故事主軸,但有趣的是電影開頭約10分鐘都是沒有對白的,但從單調的挖井過程,我們可以很明顯地看出Daniel Plainview的「致富」(或說籌備資金)過程,也簡單明瞭地交代了導致他跛腳的經過、礦坑的危險以及Daniel 對金錢欲望的執著--他可以瘸著腿在地上爬行好幾哩,只為了拿銀礦換錢。而往後的性格與行動方式對比上,跛腳也的確造成很不錯的對比與映襯效果,跛腿的肢體動作讓Daniel Plainview 的深沉更有感染力。

此外,電影中幾段「演講」,也顯示出Daniel Plainview的「行銷」功力,他相當善於自我推銷,並一直用「家族企業」來感動人心。電影並未交待Plainview的人格養成原因,也不希望觀眾對這點過於執著,因為對人類、信任、親情放棄希望且利慾薰心的性格只是Daniel Plainview呈現並追求夢想的手段與方式。他和《大國民》的Kane不同,利用記者的追尋查訪的方式,《大國民》將Kane從童年至死亡的人生故事交代地清清楚楚,但對於Kane對於Rosebud的念念不忘和對於愛情、親情的態度,導演讓觀眾可以有不同的詮釋方式。

而《黑金企業》裡呈獻的卻不是一個人的「人格養成」,故事開始時Daniel Plainview的人格可以說已經定型了,只是越深入欲望中心,他沉淪得越深。




故事裡有三個重要的配角:Eli Sunday 、Henry Brands和 H.W.
Plainview

Eli Sunday是家裡農地被Daniel Plainview賤價買走的羊農之子。Eli 的兄弟Paul Sunday先和Daniel 透露了小波士頓的伊莉莎白鎮產石油的秘密,他在領取巨額賞金後就消失無蹤。而Paul的雙胞胎兄弟Eli則世宗教狂熱分子,用激進、迷信的手法蠱惑信眾,進行他的傳教。Paul Dano 飾演的Eli巧妙地讓喜感與邪惡偽善並存,他不但是電影裡虛偽的象徵,更凸顯了Daniel無神論的信仰。利用Eli在教堂的誇張行為,不但埋藏了他和Daniel衝突的因子,更形成對宗教狂熱和假道學的批判。電影最後Eli吶喊「我是假先知」以及他淒涼的死亡,更凸顯了Daniel長久以來企圖打倒一切權威、打倒神的堅持,欲望在此時突破頂點,也更挑戰神學和資本主義辯論的極點。

看見Eli結局而感到唏噓同時,也感受到編劇替人物取名的巧思。首先,耶穌最初的追隨者先知就叫保羅(Paul),Paul正是Eli的雙胞胎兄弟,當Eli還在教堂當神棍的時候Paul早就追尋Danil致富的步驟去挖油礦了,在此我相信這是編劇非常刻意安排的結果。而靠宗教斂財的Eli 一家就姓Sunday,不正就是現今基督徒們作禮拜的日子嗎?命名在此彷彿有了深刻的含義。

(註:其實聖經中創世紀的第七日是「星期六」,這天也叫安息日,最早猶太人作禮拜是在這一天,也因此台灣很多教會醫院是在星期六休診,星期日其實上帝造人的第一天,因此這些醫院仍照常看診。不過經過數百年的宗教、社會變遷後,漸漸地做禮拜的日子變成星期日,但「安息日被改為第七日的第一日」這件事卻又是另一個漫長的故事了)

相較之下,Henry Brands在此最主要的功能則是勾勒出Daniel Plainview的成長背景。即便Henry後來被揭穿,證明不是Daniel 的同父異母兄弟,但從二人短暫的相處與對話下,觀眾可以側面了解Daniel 可能是生長在一個不太快樂,或說心靈生活不太健全的家庭裡。Daniel不但父親外遇,事業成功後的Daniel更是長期疏於和家人往來(連父親已死都不知道),即便號稱Plainview石油為
家族企業」,實際上他對家人的堤防心很重,彷彿擔心他人任意剝奪自己努力賺來的一分一毫。兩人對童年的對話更透露出Daniel從小就堅定「賺大錢」的意念,年邁的Daniel也的確在功成名就後建造了屬於自己的「Xanadu」。




和前二者相比之下,H.W. Plainview 應該是Daniel Plainview心中最柔軟的部分。儘管最初多少抱著為了收養而收養的想法,Daniel也絕對為H.W. 付出過,他為了兒子刻意關心呵護小地主的女兒,為了塑造維護家庭企業可以看見他想栽培H.W.的決心,但這一切都在油廠爆發意外,H.W.失聰後漸漸破裂。

失聰前兒子可以「聽」見父親的想法,但失聰後只能夠揣測面色陰暗的父親鬼覺的心理,連溝通都必須透過第三者協助。童年玩伴願意陪著H.W. 學手語,但身為父親Daniel卻只顧著自言自語,HW的封閉與Daniel父親角色的嚴重失職,使父子之間產生嚴重裂痕,最後關係破裂。Daniel怎麼可能不懂兒童心理?怎麼可能不懂H.W. 受創後的心靈?但他永遠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H.W. 的鋪陳除了凸顯一慣的「成功者家庭破裂」橋段外,更對Daniel一開始所不停宣傳強調的「家族企業」做了最大的諷刺。《教父》是最典型的「家族企業」範例電影,它凸顯了一個成功者的背後也必須有個完整的家庭,雖然這個家庭在《教父2》時就宣告破裂了,但麥可終其一生還是將家庭放在心中最重要的角落。但在《黑金企業》裡「家庭」的角色卻成了推銷商品的籌碼,也成為最有趣的嘲諷。如同在選舉時人們會注意候選人的家人一樣(僅管這不是真正的要素),和在觀看電影時會注意導演和演員的家庭狀況一樣,當發現對方擁有一個美滿的家庭時,往往會對彼此增加不少印象分數。而Daniel和H.W.的關係在親情破裂後就漸漸邁向這種純推銷的主顧關係。這種關係不是不能挽救,而是不想挽救,不然,H.W.或許還有點機會成為Daniel心中的Rosebud。



最後,一切回歸到丹尼爾戴路易斯的爆發性演技。不會過度用力,卻又充滿暴發力,角色的層次豐富,心裡變化莫測讓Daniel Plainview這個角色鮮活起來,拿下這次奧斯卡最佳男主角可說是實至名歸。最後一幕對著鏡頭說「I'm finished」更是耐人尋味,此時以是經濟大蕭條,究竟這句話是一位在混亂中依舊站在頂點的老者感嘆,還是即將被時代淹沒的小人物結局。我想,結局的留白給了觀眾足夠的幻想詮釋空間。


創作者介紹

美麗新世界

咪咪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tatics
  • 您好, 您這篇影評的這一行
    "故事裡有三個重要的配角:Eli Sunday 、Henry Brands和 H.W. Sunday。"
    H.W. Sunday這邊應該是寫錯了,
  • @@" 對,應該是Plainview ORZ

    就只有那一個打錯(囧)

    謝謝啦!!

    PS:拙作算不上影評,頂多算心得。

    咪咪寶 於 2009/02/01 09:31 回覆

  • travelordie
  • 剛看完這部電影跟著google來到你的部落格,寫得很好,謝謝:)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