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與蘇麻
擁有BLOG 是希望在真實卻寂寞的城市中、熱鬧卻虛幻的網路世界裡 遇到一些願意傾聽聲音的人
如果你對此有所感應 期待你也留下屬於你的聲音
PS:這裡沒有「影評」,只有「心得」,以及偶爾動漫病發作的怪胎的小小分享。另外,請「廣告」高抬貴手,不要來打擾這片小小的淨土。

 


當飾演Cyborg的凌瀨遙奮力掙脫瓦礫堆,不惜破壞身軀、拉出人造脊椎骨,這一幕裡凌瀨遙的堅持難免勾起我回想一些以Cyborg為主題的作品,甚至將我漸漸拉回小時後迷戀機器人模型、機器人大戰的時光。

1920年代捷克作家恰佩克(Karel Capek)的科幻小說《羅素姆的萬能機器人R.U.R-Rossum's Universal Robots》 首次出現「機器人」一詞,原文為robota(捷克文的意思為奴隸、被迫做工的人),後來演化成現在的robot1967,日本科學家合田周平和森政弘 認為:機器人是一種具有移動性、個體性、智能性、通用性、半機械半人性、自動性、奴隸性等7個特徵的柔性機器。而Cyborg賽柏格)則是 cybernetic organism的簡稱:是結合有機體和機械體的人類,Manfred E. Clynes和Nathan S. Kline1960開始使用cyborg這個新詞彙來指稱他們想像中的未來新人類




對機器的畏懼


從小說、戲劇、漫畫,甚至發明設計的傾向裡,我們可以發現東西方文化對機器人態度的不同。在西方創作裡,機器人通常為人類生活的附屬品,但是能力卻超越創造者。這種設定似乎有違西方宗教倫理,在聖經裡只有上帝才能造人,也莫怪不少西方的科幻創作中,機器人往往被設定成危及創造者(人類)生活福祉的「敵人」。


這種對機器的負面思想和恐懼除了來自宗教本身的束縛外,工業革命機器剝奪人民工作的憤怒、兩次世界大戰時的武器競爭都是西方人對於機器人恐懼的根源。猶太裔的科幻大師以薩艾西莫夫於1941年創作的【機器人發展三大法則】:


1.
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或袖手旁觀讓人類受到傷害。
A robot may not injure a human being or, through inaction allow a human being to come to harm.



2. 在不違反第一定律的情況下,機器人必須服從人類給予的任何命令。A robot must obey orders given it by human beings except where such orders would conflict with First Law.


3. 在不違反第一及第二定律的情況下,機器人必須盡力保護自己。A robot must protects its own existence as long as such protection does not conflict with First or Second Law.


以上三大法則主要是講述「安全性、控制性和可靠性」,且幾乎都收錄在他的「機器人系列」短篇作品裡,其中一篇《正子人》後來被改編為電影《變人》,且此三大法則成為後代科幻創作裡對機器人設定的濫觴,電影《機械公敵》就是最有名的例子。


有趣的是在1985年艾西莫夫的又在《機器人與帝國(Robot and Empire)》一書中增加了第零定律

0. 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整體,或袖手旁觀坐視人類整體受到傷害。A robot may not harm a human being, unless he finds a way to prove that in the final analysis, the harm done would benefit humanity in general.

(亂入的筆者:這種第零定律的添加方式實在讓我很難不聯想到1930年才補上的熱力學第零定律  XD


1974年作家Lyuben Dilov更進一步在科幻小說《Icarus's Way》裡增加了第四條規定:

4.機器人必須在各種情況下皆聲明自己是機器人(若直譯:在各種不同狀況下建立其獨特性似乎有點怪?!:P)A robot must establish its identity as a robot in all cases.


作家Nikola Kesarovski後來還創作了名為《機器人第五法則(The Fifth Law of Robotics)》的短篇小說裡更明確加了第五條規定:

5.機器人必須知道自己是機器人。A robot must know it is a robot.


 

 



有趣的是,除了艾西莫夫設定的那幾條機器人定律外,我們幾乎從未在真實生活應用、甚至鮮少在各式創作中見過第四和第五條的廣泛運用,連最初、最重要的艾西莫夫三大機器人定律都未曾真實、確切地實行在目前真正的機器人運用上(我們在設計機械時雖然也講求控制性、安全性和可靠性,但距離艾西莫夫小說裡的距離依然太遙遠了)。雖說機器人是結合了移動性、個體性、智能性、通用性、半機械半人性、自動性、奴隸性等七種特性的機械體,但我們從未在實際運用上看見機器人保有自己的「獨特性」,甚至還要很明確地不時告訴自己「我是個機器人」。Nikola Kesarovski給機器人的第五定律與其說是定律,不如說是隱憂。科幻小說家菲利浦狄克1960年代的作品《仿生人/人造人會夢見電子羊嗎?(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 後來改編成《銀翼殺手》,電影裡的男女主角就是「不知道自己是人造人的人造人」,而這種人造人本來是被設計成在外太空殖民地上開墾服務人類的「優秀奴隸」,完完全全對符合機器人第五定律的疑慮。


事實上,如果有一天科技進步到讓機器人(或說人造人)忘了自己是「非天然的」產物,或是機器人開始永有思考和 自主性時,他們是否會認為自己應該擁有和人類一樣的權利?甚至不是要求自主權,而是認定深為人工智慧機械體的自己,於智能和判斷力皆優秀於人類時,它們是 否會反過來替人類做一切決定?這類疑問似乎言之過早,但《2001太空漫遊》裡的HAL 9000Heuristically programmed ALgorithmic computer)、以及最近《瓦力》裡面公理號上向HAL 9000致敬的人工智慧,就是這類疑問的最佳代言人,而《惡靈古堡》裡保護傘總公司的人工智慧電腦也是此類「自以為是」的裁判者。


 


東方的機器人情結


和 西方人不同的是,在東方文化裡,機器人往往是人類的朋友。這種人類和機器的正向關係在日本這個機器大本營裡更為明顯。日本文化中的崇拜強者意象一直很強 烈,歐美強大的工業生產力早在明治維新時期就深植在日本文化裡,縱使二次大戰時美國大敗日本,甚至讓日本簽署《日本國憲法(又名「和平憲法」)》,但其工 業上的進步與強大最後卻成為日本效仿的對象,加上日本快速由農業國家轉型為工業強國,加上日本文化裡沒有「造人」的宗教禁忌,這讓日本以「人形機器人」成 為機器人發展上的主流,且比歐美國家更重視在外觀和人性化的追求,甚至演化成一種對機器人的迷戀。


最有名的機器人該屬手塚治虫筆下 的「原子小金剛」,從1951年誕生以來這部作品風靡全球,甚至激發出更多的機器人作品。1956年橫山光輝的《鐵人28號》,機器人與男孩之間的互動正 式開啟日本超級機器人的ACG創作時代。除了知名的日昇公司「鋼彈」系列外,還有「無敵鐵金剛」、「魔神Z」、「蓋塔機器人」等作品,至於90年代中竄起 的「新世紀福音戰士」雖然也在類似明星大亂鬥的【超級機器人大戰】裡出現,但實際上EVA則較偏為人造生化人(EVA全名為:泛用人型決戰兵器、人造人間 Evangelion )。到後來的《銃夢》、《攻殼機動隊》,甚至是最近上映的《我的機器人女友》等作品,則是Cyborg的領域,這種關係將人類和機械 之間的藩籬模糊化。

羅素姆的萬能機器人R.U.R-Rossum's Universal Robots》封面
在大一點的圖書館裡還能找到這本小說的英文版


 


賽柏格與女性


講到賽伯格(Cyborg),一般人會先聯想到日本動畫裡的漂亮女性機器人。但事實上歐美文化裡也出現不少Cyborg theory(改造人理論)的思想與創作。戲劇中的改造人例子有《星際大戰》裡的Darth Vader、《星艦奇航記》裡的Borg,以及RobocopMasked RiderCyberman等。但跳脫出戲劇創作,西方文化裡Cyborg卻時常和女性主義連在一起。由於聖經裡提到夏娃是亞當的肋骨做成的,有一種被 男性(統治者)創造的意味,因此人造人很難不讓人和女性主義連在一起。女性主義者Donna Haraway提出的「人機合體宣言」(cyborg ManifestoThe cyborg does not dream of community on the model of the organic family, this time without the oedipal project. The cyborg would not recognize the Garden of Eden; it is not made of mud and cannot dream of returning to dust.」,而整個理論裡Haraway認為界限分為三種:人與動物之間、生物與機械之間,以及物質與非物質之間("human" from "animal" and "human" from "machine." ,而她主要認為模糊生物語機械體界限的是科技技術。當然,這裡提到的只是Haraway在《人機合體宣言》裡的一小部分,實際上她的這篇言論還探討到類似未來末世的發展,認為人類最終可能變成生物與機械、一種類似合成獸chimera,希臘神話中的獅頭、羊身、蛇尾吐火怪)的混種。


 

希臘神話怪物Chimera的銅像

 


雖然Donna HarawayCyborg論述並未得到全部女性主義者的認同,不少女性主義者認為Haraway的論述強化了Cyborg的女英雄魅力, 因為Cyborg是一種科技上的強化,所謂的高科技在定義上是相當陽剛、男性化的。當然,也有人將Cyborg拆成軍事和女性主義兩種不同的觀點。但無論 如何,我們可以很明顯發現一點,那就是在歐美創作中(特別是好萊塢電影),Cyborg通常是武力強大的男性,《魔鬼終結者》裡的阿諾史瓦辛格就是最佳代 言人。但是1927年的經典德國電影《大都會》卻和後期廣泛使用男性做為Cyborg的武力象徵設定大相逕庭。



《大都會》裡女主角MeriaRotwang改造成機器人FurutaFuruta成為破壞、力量、魅惑和慾望的邪惡象徵。故事裡科學家Rotwang的 標誌是魔鬼的倒五角星,象徵他的機器創作是邪惡的根源。而Meria則認為工人們推倒新巴別塔並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一切解決方法是在「良心」,因此《大都會》雖然是一部20年代的黑白片,但精神本質卻相當進步,導演認為「連結大腦和手腳的是人類的良知」,他認為所有的科技、知識、發明應該都是中立的,但是如何運用則憑藉人類的良知。儘管《大都會》誘發了當時人性和科技之間的討論關係,但接下來卻爆發了二戰、冷戰、武器競爭等更加冷冽科技競逐。

 

《大都會》裡Rotwang的實驗室標誌就是倒五芒星
這象徵著
Rotwang的發明是禁忌的、邪惡的、黑暗的
左邊為被改造成機器人的女主角
對《大都會》有興趣的影迷可以先找2002年手塚治虫改編、大友克洋負責腳本的動畫版《大都會》
雖然劇情和原版不太一樣,但依舊是探討人和科技文明之間的關係,更加強人類和機器之間的內心衝突


 

回到Cyborg的創作,在日本文化裡Cyborg卻經常以美麗的女子形象出現。虛擬即為一種幻想,而《人型電腦天使心》則是一種女性(作家為四個女人)企圖揣測、甚至滿足男性對偷窺和性幻想的作品,這類作品在日本充滿商機的ACG文化裡見怪不怪,但有趣的是此類設定在日本文化中卻特別發達,出現這類作品除了因日本社會高漲的父權意識外,還有對於人型機械茂盛的愛慕與崇拜。但在《攻殼機動隊》、《銃夢》裡則是完全不同的Cyborg世界。

 

《攻殼機動隊》裡領軍公安九課的是一位女隊長,故事設定為一個人類和機器已經幾乎毫無區別的社會,只要有錢人人可以安裝電子腦,隨時連線、隨時更新資訊,當 然,「電腦」中毒、被駭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更有趣的是這個世界對於「死亡」的定義是只要「腦」還活著,你就不算死亡,因為肉身軀體都能更換(另一種類似 「永生」的概念)。關於這點和木村的《銃夢》頗為相似(不過《銃夢》裡更分成兩種:人腦機器身、晶片腦人身)。兩部作品的女主角一個是因事故導致全身義體 化的Cyborg(此指電視版的草雉素子),一個是失去記憶的、被依德醫生救起的改造人。兩部作品雖然風格迥異、世界觀大不同,但都有著類似器官買賣的案 件(一個是真實器官的走私、一個是高檔機械器官的搶案);兩位女主角的愛慕對象幾乎都和其立場相反(『個別的十一人』裡搞革命運動的久世和偷拐搶騙無所不作的尤浩);且兩部作品 都有大量的機械戰鬥(一個是公安九課的軍事攻防戰、一個是各式改造機器人間的戰鬥)。但無論如何,這兩部以Cyborg世界為名的科幻作品,都將主角設定 為驍勇善戰的女性,和好萊塢傳統的科幻動作片風格迥異,探討的也不再只是機器背叛人類或末世警言,多了更多人機共存的論調與期望。

 

最近上映的《我的機器人女友》背景世界則像是浪漫女性版的《魔鬼終結者》,從未來來的新人造人女戰士以終結者的跪地姿態,配合交加的雷電降臨在東京大街上,同為女強男弱的設定,以及圓圈型、另一種雞生蛋或蛋生雞的時空觀 點,搭配誇張、宛若末世的「傾城之戀」,鋪陳男主角和女性Cyborg之間的戀愛。在郭在容的電影世界裡並未強調未來世界裡,人類和機器人的互動關係。著 眼於現在社會男性對某種類型的女性迷戀(或說對美麗人型機器人的癡迷)。男主角和女主角表面上雖為「被保護與保護者」,但實際上乃「創造和被創造」,二人 之間的愛情僅只於淡淡的一吻,純愛中似乎又蘊藏著些許創造者對創造物的依戀情感。

 

  

不能否認,凌瀨遙是我去看《我的機器人女友》的最大原因 :P
電影裡凌瀨遙的機器人裝扮設定還參考了EVA裡的凌波零,當然,沒那麼「無口」就是了




化想像於現實


雖然在日本文化裡機器人大多為人類的朋友,但近年來漫畫家浦澤直樹卻將原子小金剛這套作品裡的「地上最大機器人篇」改編為科幻驚悚漫畫《冥王(Pluto)》。《冥王》裡的主題之一為探討「機器人的人權」,在浦澤直樹的設定裡,當時世界上機器人數量幾乎和人類一樣,機器 人也和人類同樣以「生物」的生活方式表現,例如:機器人可以組家庭,甚至收養人類兒女;機器人可以領退休金、享受一般公民福利;機器人還可以和人類一起上 學、或是在同樣的單位工作。不過故事裡也提到:機器人可依作業之類的用途而改變自己身體(擁有複數的身體)的類型存在。看見這點不免讓人想到1974年作 家Lyuben Dilov提出的機器人第四條法則:機器人在任何狀況下都必須建立自己的獨特性。這種類似「變裝」的方式重新定義機器人的存在,讓人玩味的同時也在思索這 種世界是否會提前到來。

 

 

左邊是類似意念型義肢的產品,右邊是《鋼之鍊金術師》主角機械鎧的示意圖(另類「爆炸圖」?)
其實現在已經有英國科學家開發晶片,植入人體裡登錄資料,但目前仍在實驗階段



除了科幻作品中的人機共存世界外,現實生活裡在身體裡安裝心律調整器、人工器官、人工關節等也算是一種相當廣義的 Cyborg,且美國已經有不少企業和研究機構在開發「意念型義肢(Thought-controlled prosthetics)」,這種類似於漫畫《鋼之鍊金術師》裡機械鎧的產品正在許多國家開發,原本只存在於動漫世界的幻想產物似乎也離我們越來越近。今年十 月開始,穿戴型輔具與機器人裝置(Exoskeletons and wearable robotic devices)就要開始量產了。最早的產品由日本Cyberdyne公司開發,他們推出了名為 HALHybrid Assistive Limb)的混合型動力輔助裝置,穿上它之後可以加強肢體的力量,可以輔助身心障礙者復健或是應付正常生活,也能幫助勞力工作者提高工作效率。類似的裝置 在柏克萊加州大學(UC Berkley)也在同步進行,但旨在強化軍人的負重以及行軍能力,或許在不久的將來,媒體將不再報導核武或生化戰,轉而追逐飛天遁地的「鋼鐵人」。

 

 

創作者介紹

美麗新世界

咪咪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origin2
  • EVA 的全名是「泛用人型『決戰』兵器、人造人間 Evangelion 」啦

    EVA 的重點是啟示錄的末日審判咩。
  • 多謝提醒修正,資料從DVD裡調出來,記憶上有誤 ^^|||

    不過對於EVA的解釋實在太多也太廣,每個人的闡述角度都不一樣,像我就不認為這部重點是擺在末日審判(更何況庵野當時壓力太大,製作EVA的某段時間還在看心理醫生呢,天知道這位大叔當時在想啥 XDDDDD)
    我這裡舉EVA只是因為提到Cyborg和機器人,而EVA又特別有名罷了(其實我對於EVA被歸在【超級機器人大戰】裡一直很有意見 >/////< )

    BTW,EVA的新劇場版第二部........發片延期了
    ORZ|||.........庵野...真的很討厭啊!>"<

    咪咪寶 於 2008/09/24 18:47 回覆

  • origin2
  • 庵野比較爆走的是後段吧?前段製作費還夠的時候應該還滿...正常的?所以那個時候的設定可以用比較正常(?)的眼光來看我想...XD

    && 與其又來一次 EVA TV 26 話或彼氏彼女的那種偷懶法,我寧願他推遲 = =+

    還有,我真的覺得《我的機器人女友》是個令人錯愕的電影...XD
  • 《我的機器人女友》....單純是因為很好奇郭在容到底要拍什麼,以及海報上美美的凌瀨遙而去看XDD

    這部電影的時間觀我不予置評,就當作是日本純愛版的我的野蠻女友終結者好了(咦?這是什麼???隨便啦XDD)

    至於庵野啊~~~老實說我覺得他從15、16集左右開始就有爆走跡象了XDD
    (日本網路謠傳是因為被日高典子發卡的原故 = =+)

    不過他現在婚姻生活美滿,看來接下來爆走的可能性小很多
    (不敢說沒有,但機率應該低很多 = =|||)

    咪咪寶 於 2008/09/25 01:50 回覆

  • origin2
  • 我說《我的機器人女友》令人錯愕的點不是時間觀(當然這個很是一個可以挑的點,但是這片的類型明顯不是本格派 SF 片所以不管它...),而是妳說的「咦?」的部分 XDD

    能夠一次滿足獵奇 / 純愛 / kuso爆笑 / 災難 / 溫馨親情諸多元素的片也真的不多見...orz
  • 沒想到你會用「獵奇」這個詞啊!!!XDDD
    的確啦,似乎真得有那麼一點.....傳神^^|||
    (糟糕,愈想愈糟糕 >////<)

    多種願望一次滿足.......比健達出奇蛋還出奇
    (咦?這是什麼? 不管了啦!我一直咦?!XDDDDDD)

    咪咪寶 於 2008/09/28 01:56 回覆

  • ReveryLee
  • 噢~你的網誌讓我想起了系上的主任劉人鵬教授呢!!當初聽她講述EVA的時候也有提到這些事耶~
  • 咦?你是什麼系的?劉人鵬教授我沒聽過耶 @@"

    咪咪寶 於 2008/09/30 06:31 回覆

  • ReveryLee
  • 劉人鵬是中文系系主任喔^^
  • 真是不好意思
    我是工學院的,和中文系真的不熟@@"
    (加上現在又叛逃回台北~~~~>////<)

    咪咪寶 於 2008/10/01 10:20 回覆

  • misspixnet
  • 親愛的會員您好:

    我們是PIXNET痞客邦的專欄編輯,感謝您用心經營部落格,由於我們非常喜愛您此篇文章內容,
    因此我們將您此篇文章放上了PIXNET首頁專欄,希望有更多PIXNET痞客邦的會員閱讀您的好文章。

    若有任何問題,請至服務專區與我們聯繫,謝謝^^
    http://support.pixnet.tw/index.php

    PIXNET痞客邦
  • kathyyeh
  • 這篇內容寫得真好,機器人無論在過去還是現在都是種充滿爭議性的浪漫存在。

    其實不只電影和動漫,就連歌劇和芭蕾也曾經詮譯過這樣的題材,好比The Tales of Hoffman和Coppelia等都是19世紀末的佳作。

    另外,不好意思,第五法則的翻譯有誤。更貼切一點的意思是:.機器人在任何狀況下都必須表明自己的身分(即必須時時申明自己是機器人)。在此提出,希望不會冒犯到。

    未來期待看到如此精彩的文章。
  • 不會的 :)
    我也是不知道該怎麼翻比較好,直譯的確有點奇怪(手上只有原文)
    非常謝謝您的建議

    咪咪寶 於 2008/10/01 10:21 回覆

  • 悄悄話
  • tonyatta
  • 厲害厲害

    寫得真的很棒,如國Asimov的3 LAW SAFE,最後在機器人、帝國、基地系列演繹下來,確實是在一種畏懼的心態下來寫。

    而日系的Robot,通常反而很類似工具、夥伴的關係,而且要極度Powerful,不論是人型鋼彈,或是攻殼的Cyborg,人形機器人為大宗。[戰鬥妖精Yukikaze雪風是個比較特殊的Hard SF,兒裡面則比較偏人工智能AI]

    只不過雙邊在於造機器人與做設定的時候,似乎歐美比較偏向一機一個功能[Transformers 單機單一個體] 而日本則有許多合體的設定,這也是東西,或者該說 美日的不同概念了!

    不過Walle有對HAL致敬還真的不曉得,畢竟沒看呀! Space Odessey也真的是經典!
  • WALL-E對2001太空漫遊致敬致得很明顯XD
    從太空船的艦長出來後就在鋪陳了,就算一開始沒感覺,
    但你去看了之後,絕對會在爆點最大那一刻笑出來XDDD

    咪咪寶 於 2008/10/01 22:13 回覆

  • pushreporter
  • 格主的文章寫得真的很棒,尤其是分成東西方的觀點來整理,有種讓人恍然大悟的感覺,也讓人好想去看攻殼機動隊跟銃夢!
  • 真的好看 :-)

    咪咪寶 於 2008/12/05 11:1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