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與蘇麻
擁有BLOG 是希望在真實卻寂寞的城市中、熱鬧卻虛幻的網路世界裡 遇到一些願意傾聽聲音的人
如果你對此有所感應 期待你也留下屬於你的聲音
PS:這裡沒有「影評」,只有「心得」,以及偶爾動漫病發作的怪胎的小小分享。另外,請「廣告」高抬貴手,不要來打擾這片小小的淨土。



大衛柯能堡是一個相當複雜的導演,作品更常引起爭議。他早期的科幻片裡充滿恐怖元素,如【犯罪檔案】、【變蠅人】、【錄影帶謀殺案】,也是少數成功將恐怖元素深度化、議題化,甚至將性和暴力做媒介,深入心理精神探討的導演,2005年的【暴力效應】就是這類作品的代表。1983年的【錄影帶謀殺案】探討的就是人類和電視媒體之間的關係,在那個電腦不普及、沒有網際網路的年代,電視可說是人類最重要的資訊媒介,甚至開始入侵、掌控人類的日常生活,到最後,連故事主人公Max--色情電台節目製作人--都難逃被電視媒體掌控的命運。故事到最後雖然科幻又驚悚、化妝特效駭人,但卻紮紮實實地給觀眾看了一場媒體掌控實錄。

 

故事有幾個特別有趣的點。首先是身為一家小型色情電視台製作人的Max,他認為一些曖昧的、軟性的色情節目已經不符合這個時代的潮流,嘗試做一些更大膽、更真實的作品。而電影一開始Max一進辦公室就說:「直接給我看最後一集」,當合夥人詫異道:「這是有劇情的,不看前幾集你弄不懂」,Max只回答他:「我的觀眾不看前幾集,直接給我看最後一集就好」,短短的對話就交代出在色情電視台的節目裡,劇情、鋪陳是不重要的,觀眾收看就是為了最後面的感官刺激,因此Max以最後一捲錄影帶來評斷整個節目好不好,能不能播放。最後一捲錄影帶裡是一個身著和服的日本女子在和室裡自慰,重要部位沒入境,最辛辣的只有女子的裸胸、癡迷的表情和隔著和式紙門的倒影動作。

 

 

對Max而言,這種「東方式的性感」太曖昧了,而「東方」的象徵除了這個日本AV女優外,還有餐廳裡的印度舞女郎和疑似發送地下衛星訊號的馬來西亞。在西方人眼裡,東方帶著神祕色彩,成為感性、曖昧、柔軟的象徵,同時也是過度現代化的西方社會對傳統社會的一種幻想。導演如何表達西方的都市現代化下的個體呢?用電影一開始Max凌亂的公寓,由電視節目配合親切溫婉的女聲叫Max起床(還特別叮嚀這個節目是可以讓你「帶到床上」的),周圍擺放著Max前一晚吃剩的Pizza、咖啡,和生意討論的劇照範本,標準的都市生活個體讓Max在不像一般電影的主角永有明顯的角色獨特性,反而讓他更接近一般都市叢林隨意抽樣的男男女女。當電視節目入侵Max的生活,連起床都要電視節目協助時,Max自然會開始覺得生活的「刺激」不夠,開始和同事表達對「曖昧、軟性」色情節目的不滿,以及企圖「拍攝床單下真實發生事情」的野心。得不到足夠刺激的Max開始感到無聊,無聊到在訪談式節目上和女主持人調情,大談都市人對性與刺激觀感。

 


電影最初只是Max和喜歡SM的主持人女友Nicki在觀看《Videodrome》,但最後Nicki卻不顧Max的勸告跑去參加節目試演,並從此失蹤。有趣的對比就在這裡,Max身為色情電台的負責人,意欲挑戰更情色、更暴力、更直截的節目,參加訪談節目時更是大辣辣地當場和初識的Nicki調情,但他卻是對《Videodrome》背後現象感到好奇甚至畏懼的一方;Nicki身為心靈廣播節目的紅牌主持人,工作內容是傾聽迷失生活方向、情感出現問題的聽眾訴苦,並為他們只點解決方向,但從衣著、舉止和對性的狂報態度,Nicki比Max更喜歡挑戰刺激和極限,不但在性愛片刻用菸頭燙自己的身體,更認為Videodrome根本是為她量身打造的節目。一個是檯面上的情色掌門人,專門播放聲色俱備的色情節目;一個卻是躲在收音機後的心靈節目主持人,無須將自己的面貌、一切攤在聽眾眼皮底下。電影以一對內外反差的情侶,做了相當有意思的對比和暗喻。


奇幻光學集團發送《Videodrome》的目的其實是為了找出美國因大量色情而沉淪、軟弱的人,並加以剷除。但實際上當電影裡的「電視」開始擬人化,變得肉慾、曖昧,並成為Max進行SM的對象時,也說明了現代社會裡電視對人體的影響力,電視可以挑起人類的「反應」,可以挑逗、興奮、娛樂、憤怒我們的身體和情緒。明明電視的開關操之在己,但當被某節目,或說被觀看電視的慣性動作束縛時,往往反客為主,變成主體(人類、使用者)對電視的依賴和臣服。《Videodrome》裡的訊號控制說是媒體操弄的象徵,同樣的操作但不同的接收者,可能得到不一樣的結果。Nicki的結果是展開她對慾望的全然需求,完全變成慾望主體的化身,於此,去匹茲堡應徵《Videodrome》飾演的Nicki電影並未交代其下落,Nicki只存在於Max的性幻想中,因此Nicki是淪為奇幻光學集團的受害者,還是完全脫離奇幻光學集團(媒體)的掌控,變成獨立未知的慾望主體,二者皆能解釋。而Max腹部展開裂縫,變成錄影帶的接受器時,他則淪為電視(媒體、科技)的奴隸,但同時他也開始找尋自我獨特性。當故事走到底時,Max腹部的裂縫已經不只是脫離奇幻光學集團的訊號讀取機,他開始反嗜原本以媒體操弄他的對象。

 

 


《Videodrome》的創始人O'Blivion在電影裡說:「北美心的戰爭將在電視的競技場上進行,就是《Videodrome》。電視螢幕正是一個人心靈之眼的視網膜。因此電視螢幕是人腦實體結構的一部份。因此,一切出現在電視螢幕上的東西都會成為那些觀看者的原始經驗。因此電視就是真實,而真實卻不及電視來得真實。」基於此理念他創立了類似另類宗教的「陰極射線佈道會」,但卻在遇害後分裂成兩半。一個是由O'Blivion教授的女兒繼續主持的陰極射線佈道會,發放食物和醫療設備給遊民,並提供電視節目給遊民觀賞,以備讓他們能夠「重回社會『各階層』」;另一個則是奇幻光學集團,發送《Videodrome》,由特殊訊號控制對性和暴力有偷窺欲望的觀眾,意圖由色情電視台為起點展開一系列的「色情肅清」行動。前者猶如良善的布施者,後者猶如憤怒的清教徒。對於O'Blivion一派而言,他們認為電視(科技)將帶領人類前往一個「新機體」世界,新機體說穿了就是無肉體、一個只有精神的空間。但對於奇異光學集團而言,電視(科技)讓人腐敗墮落,必須以其之道反治其之身,阻絕這種人類變成科技動物、刺激接收器的社會。前者的想法太空泛、太理想,後者則像極右派的組織。在講求精神和新機體的陰極射線佈道會裡,電視(媒體)講求的是背後的「哲學性」(儘管這聽起來相當虛幻甚至有點不切實際)。但奇異光學公司則以暴力和控制手段,仿若極右派的電檢手法「處置」看不慣的暴力色情,二者形成兩種對立極端。

 


當然,再談下去就愈來愈哲學、也愈來愈複雜了,事實上故事最後也走到最魔幻、最暴力的一刻,Max最後也一定要死。但電影讓Max「死」了兩次,一次是在電影螢幕上舉槍自盡,一次是在「電視」螢幕上舉槍自盡。兩次動作和地點完全相同,但第二次卻呼應了一個節目的終端,電視機在此時此刻才完完全全陷入沉默的黑暗。【錄影帶謀殺案】是我覺得大衛柯能堡早期作品裡最複雜的一部電影,不像【變蠅人】或【犯罪檔案】那樣直接,魔幻、暗喻、對比的成分更多(當然,血腥化妝部分也不少,這是柯能堡的風格),是一部值得深深品味、慢慢探討的一部經典作品。



創作者介紹

美麗新世界

咪咪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Rick
  • 我也很喜歡大衛柯能堡的作品,他還有另一部作品《X接觸-來自異世界》討論的是電玩世界,我想可以作為這部片的延伸。

    彼此可以交流一下。
  • 大衛柯能堡最近又有新作品了,我下星期考完試後才有空更新這裡,到時再一起交流吧。

    咪咪寶 於 2008/12/05 10:5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