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雀01.jpg
沒有槍的香港江湖電影,還能稱為正宗港片嗎?
其實最「原版」的【荒野大鏢客】,黑澤明也是讓他的演員們耍大刀啊!
誰規定在香港走江湖的一定要人人拿把衝鋒槍呢?


杜琪峰的電影和傳統的香港江湖電影味道非常不一樣,特別是在這部他花了兩三年、拍拍停停的【文雀】。據說,電影開拍時並沒有一個確定的編劇,杜琪峰是邊拍邊修改,這種感覺似乎非常的王家衛,但【文雀】即使一路上修修改改,方向依然相當明確。而且最令人驚艷的,是這部講述扒手世界的現代香港江湖片,竟然能夠有著濃濃的懷舊浪漫氛圍,那種浪漫不是黏膩的愛情氛圍,而是類似於50、60年代的歐美老片所流出的清新感,甚至還有一種文藝復興時期,那種帶著點無可救藥的文人浪漫。更特別的是,【文雀】講述的是香港的江湖故事,但是整部電影卻一把槍都沒用上。沒有槍的港式江湖片,這就是杜琪峰的【文雀】。


「文雀」在當地俚語就是指「扒手」,故事很簡單,主角就是任達華那幫四人扒手組的故事,但當他們遇上神秘的林熙蕾後,各種怪異的事情就接踵而來。最後,為了扳回顏面,任達華和扣留林熙蕾當其情婦的富豪打賭,只要任達華可以帶著林熙蕾的護照從上環走到中環,那麼富豪就放林熙蕾走。有意思的是,這位富豪本身也是位文雀,而且還是羽翼豐厚的文雀,因此任達華的保護護照之旅就顯得困難重重。


整部電影還是有著濃濃的設計走位,特別是在最後的雨中鬥法。而且故事還是由許多支線慢慢收攏成一條大線,雖說拍拍停停,但是很多地方還是充滿著杜琪峰的味道。但是【文雀】精彩的地方就在於電影其它地方的與眾不同。


首先這部電影很復古,從一開始任達華在老公寓裡一針一線地縫衣服、鏡頭慢慢拉到放了老式相機、沖洗設備的小公寓,而任達華最大的興趣就是拿著和當年歌舞片王Fred Astaire一樣的相機,騎著老舊的腳踏車,在城市裡隨意捕捉香港的每一個古老的氛圍,刻意使用黑白相機,彷彿擔心下一刻這種懷舊的元素就會從香港流失。香港電影很少出現如此小心翼翼看待香港街道的城市電影,可是杜琪峰卻把生於斯、長於斯的情感,毫無保留地在文雀裡展現出來。


文雀02.jpg


大部分的香港電影,不是只拍巍峨的金融大廈,就是為了拍攝黑道或江湖情懷而著重在濕冷蜿蜒的巷子裡。【文雀】的故事並不曲折,但是畫面還是有著蜿蜒的香港巷弄,但是在畫面的捕捉上杜琪峰著重在香港的樓梯、石磚、人物的互動上,似乎想帶給觀眾一個生活化、充滿人情味的香港,而不是我們經常以為的繁華的、人擠人的狹小都市。


當任達華拿著舞王的相機捕捉街道的時光時,不小心捉到了倉皇逃躲的林熙蕾。這種感覺就像是把人拉回了50年代末期的《甜姐兒》,奧黛麗赫本也是那麼地不小心入了模特兒公司的鏡頭,進而被選上走秀。任達華完全不認識該女子,但卻拼了命地替這個逃跑的女子照相。爾後女子若有似無的勾引,任達華也就傻傻的中了這個甜蜜的陷阱,甚至到最後一票弟兄都願意為林熙蕾赴湯蹈火。這群文雀和林熙蕾熟嗎?才不過見過一、兩次面而已,還有人被她扒走了東西,這群人還因為她被富商的手下打傷了手、腳甚至腦袋。可是啊!男人總是願意為了美麗受困的女子,展現自己的騎士精神,於是一群名不見經傳、沒有靠山的文雀,願意挺身而出為了才見不過一、兩次面的女人和黑道富商槓上,這種無可救藥的浪漫,除了願意寫十四行詩給只見過一次面的女子的文藝復興文人外,普天下大概再難找到這種純粹的浪漫情懷了。


現實生活中,扒手固然討厭,但是在【文雀】裡杜琪峰卻將他們拍得很可愛。無論是偷東西的過程還是大家商量計畫的過程,每一個動作的節奏都抓得很好,特別是配上俏皮的二胡和輕巧的爵士樂後,那種「文雀」的靈巧感躍然而起。音樂,是這部電影最畫龍點睛的部分,若少了這些音樂,【文雀】的節奏感和流暢感會大大失色。



文雀03.jpg


故事另一個特別的元素,是刀片。文雀們絕對是江湖分子,可是他們絕對不會使用槍火,看慣吳宇森的港式黑道片的觀眾可能會感到很詫異,原來香港的江湖人也可以這樣拍攝,只用一段短短的、可以藏在嘴巴裡的刀片,就表達文雀的靈巧手段。刀片可以做很多讓人想不到的事情,割破大衣、皮包、褲子,可是千割萬割,絕對不能觸犯的禁忌就是割傷苦主的身體。把人都割傷了,還能當靈巧的文雀嗎?


懷舊的元素、浪漫的氛圍,再帶點俏皮的幽默,就是組成【文雀】的基調。連最後的雙方鬥法都要帶點【萬花嬉春】的味道,連對決風格都以俏皮幽默替代膽戰心驚,卻又不失高潮迭起的韻味。是難能可貴的沒有槍、沒有警匪追逐、不強調兄弟情義,甚至浪漫到不可思議的正港香港江湖電影。



創作者介紹

美麗新世界

咪咪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