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與蘇麻
擁有BLOG 是希望在真實卻寂寞的城市中、熱鬧卻虛幻的網路世界裡 遇到一些願意傾聽聲音的人
如果你對此有所感應 期待你也留下屬於你的聲音
PS:這裡沒有「影評」,只有「心得」,以及偶爾動漫病發作的怪胎的小小分享。另外,請「廣告」高抬貴手,不要來打擾這片小小的淨土。

MILK.jpgMILK01.jpg
當電影不斷穿插歷史片段時,葛斯范桑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著觀眾
「這些暴行是真實存在過的」


這不只是一部傳記電影。很少有一不同志電影可以在探討同志議題外,還探討了人權問題,甚至宗教、性別、公職人員的權利與義務,而且不只是蜻蜓點水的帶過。編劇Dustin Lance Black在今年的奧斯卡頒獎典禮上的感性發言,不難看出同性戀者準備推開櫃門面對世間奇異眼光時的痛苦與掙扎。為什麼【自由大道】如此好看?因為這不只是哈維米克的人物傳記,更是許多同性戀者的人生寫照,面對家人、面對朋友,身為一個同志不敢出櫃的掙扎、出櫃後面對世人特殊眼光甚至歧視的痛苦,Dustin Lance Black通通知道。再加上電影遇到了對的導演、對的演員,於是【自由大道】變得不光是有血有肉,還多了動人的靈魂,如果不了解同性戀,不了解這世上有人為了爭取基本人權與尊嚴所受到的苦難,去看【自由大道】吧!透過精彩的編劇、流暢的導演和西恩潘深刻的演繹,電影把號稱自由國度的美國三十年前的「真面目」完整呈現。


高二升高三的那個暑假,因為護理課的關係,我和同學訪問了台大男同性戀社。大概是因為就讀女校,因此同學們對於同性戀並無排斥,甚至抱持著興奮與期待。那股興奮與期待源自於渴望了解的好奇心,在此之前我們所接觸到的同性戀資訊都是來自於報章雜誌、電影等媒體,甚至從未想過同性戀者在社會上所面對的困境。


我一直無法忘記當時男同性戀社社長的話,他說他都已經大學了,來到台北讀書後才敢和部分朋友說自己是同志,但他還是不敢和父親坦承自己的性向,因為父親曾對著電視裡的同性戀痛罵,甚至說他們最好被槍斃算了。而副社長則提到自己和父母坦承性向後,父母帶他去看精神科,但同性戀並不是一種病(不是精神疾病、不是心理疾病、更不是傳染病),在他「應觀眾要求」就醫後,醫生反而認為該溝通的是父母。天可憐見!這位學長是身處於同志勇於發聲的21世紀,若是在30年前,他恐怕無法遇見這樣「開明」的醫生,或許會被家人送往醫院強制治療,無法順利繼續讀書,更無法在那個下午坐在南京東路的喫茶趣和我們暢談心路歷程。



MILK02.jpg


當年懵懵懂懂的我們只是17歲的小女生,入迷地聽著這兩位學長說著關於自己與其他同性戀者的故事。我們把這段訪談和同學分享,讓班上同學對於同性戀能有更正向、更深入的了解,也期待大家更能將心比心。儘管我們的錄影採訪在班上獲得了極大的迴響,但回顧當年,為了讓這兩位學長願意面對我們的攝影鏡頭--這鏡頭還只是給一個女校三十幾人的班級觀賞--就花費了無數唇舌說服他們,當時我不懂為什麼這兩人要如此矜持,可如今懂了,因為我們太年輕又無心機,不懂他們光是願意出來接受我們的訪問就是一個掙扎,不懂他們面對同儕、家人、親友的莫大壓力。


舊金山是同性戀的大本營,但【自由大道】卻在開場白就給了觀眾一個深刻的衝擊。號自由的美國裡那個號稱同志天堂、沒有歧視的舊金山,在三十年前卻依然是個對同性戀充滿歧視與排斥的城市。警察可以隨意取締酒吧,只因為同性戀在裡面聚集,儘管他們不吸毒、不哈草、不進行非法勾當,但只要這些人是他媽的同性戀,美國警察就可以恣意逮捕、任意毆打,對這些同性戀為所欲為。三十年前的新聞畫面可以清晰地看見警察把聚集在同志酒吧的民眾,以填充沙丁魚罐頭的方式把他們押進囚車,只因為他們是同性戀,警察可以隨時生出上百個逮捕的理由,無視美國憲法賦予這些人民的基本權利。


三十年前的美國雖然號稱自由民主,可以接受嬉皮和搖滾樂,但恐同的意識卻依舊濃厚,因為在保守的美國人眼中這違反了繁衍的自然機制,他們認為是病態的、魔鬼的,硬是把上帝的愛狹隘到異性戀的範疇,只要你是同性戀,你就觸犯上帝的天條,你就活該去死,你該活得沒有尊嚴、沒有基礎人權!當時保守的美國人可以前一秒和你握手,當得知你是同性戀的下一秒對你吐痰,此時盧梭說的是放屁,憲法寫的是廢文,更遑論獨立宣言上那句「凡人生而平等」。面對這樣的高壓氛圍,身為同性戀,不要說和一般大眾,光是面對家人,你敢出櫃嘛?敢和所有人坦承你是同性戀嗎?



MILK03.jpg


這已經不是誠實與否的問題。沒有人願意自我欺騙、更沒人願意一輩子守著一個攸關幸福的秘密。但當同性戀成為該死的標章時,承認與否成了攸關生命的問題。當性向成了生命的賭注時,這個社會還真的擁有基礎的人權嗎?當世人知道納粹對待猶太人的暴行時,又有人知道希特勒以更殘酷的方式對待同性戀者嗎?甚至這些被政府「註冊」為同性戀的人有半數遭到納粹殺害(以男子為主),同性戀進入集中營後不但要受到獄卒殘忍的對待,直到戰爭結束後,受到納粹迫害的同性戀者更無法獲得德國政府的承認與賠償,因為他們是同性戀,仍然被認為是罪犯。上世紀的70年代,美國有哈維米克替他們發聲,可是納粹制訂的反同性戀法直到1994年才被德國政府廢除。因此對同性戀者而言,人權成了他們最寶貴的資產,成了他們必須用生命來捍衛的寶藏。


當同志受到外界歧視時,有意思的是同志內部也有互相排斥的狀況。【自由大道】裡那位加入哈維米克陣營的女同性戀者,在一開始是被其他男同性戀排斥的,這表示性別歧視無關性向,而在某些時候男同性戀甚至和女同性戀還會互相排斥,形成了奇特卻又有點哀傷的事實。


很遺憾【自由大道】無法成為本屆奧斯卡的最佳影片。因為它不光只是一個講述同志議題的電影,還牽扯到最基本的人權捍衛,以及人類的包容與同理心。當哈維米克和反同志的保守派展開辯論會時,哈維米克巧妙的攻防戰讓反同志的保守派顯得像是瘋狂的宗教革命份子。同時也給世人上了一堂漂亮的人權課程,告訴全世界生命與自由的可貴,更告訴大家這些弱勢族群要的不是大家的呵護、恭維或特殊禮遇,而是和一般人一樣,能夠平安生活,正常工作,和所愛的人牽手共度一輩子。或許哀傷,但穿過哈維米克身上的那些子彈,也確確實實地敲開了更多扇緊掩的櫃門,讓更多同性戀者可以擁有勇氣,挺起肩膀面對每一個眼光的審視,努力活出他們的一輩子。


創作者介紹

美麗新世界

咪咪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小鈺
  • 訪問

    你好

    我是台藝大的學生
    我們目前也要做類似這樣的報告
    想請問一下
    當初你們是怎麼接洽這個社團的??
    可不可以透露一點聯絡資訊給我們呢??
    我們將非常非常感謝你!!!

    這是我的msn: melody780914@yahoo.com.tw
    如果可以 請跟我聯絡
    交個朋友 可以嗎??
  • 我當時是在台大PTT的男同性戀版上問的
    我把目地告訴對方後,對方很快地就釋出善意回應
    您不妨也試試看 :)

    咪咪寶 於 2009/04/15 01:09 回覆

  • NY1984
  • 挖!這兩部片放在一起真是太對了!我強力推薦大家將這兩部片做比較,現在光點有個影展,看得到《哈維米克的時代》這部紀錄片,說是自由大道的藍圖也不為過,但是我個人覺得兩部片在處理情緒上有非常微妙的不同。
  • 光點的片子的確很不錯
    但希望市政府能撥經費把放映廳整修一下

    咪咪寶 於 2009/10/02 09:53 回覆

  • Ming Xing
  • http://www.txlyd.net/

    同性戀傾向、同性戀行為、同性戀運動

    沒有同性戀基因。同性戀不是天生的。(同性戀是天生的嗎?)

    少數人在某些時間(特別在成長階段),因著身心對某些家庭和社會環境因素的獨特反應,而產生了同性戀傾向。(同性戀問題概述)

    有同性戀傾向,不一定就要進行同性戀行為,正如每個人都有各樣的傾向,卻可以選擇是否按著這些傾向進行相應的行為。

    曾經有同性戀傾向的,不一定長期都繼續有這傾向。

    曾經有同性戀行為的,不一定長期都繼續進行同性戀行為。(前同性戀者,性取向改變)

    同性戀行為危害健康。(同性戀行為危害健康)

    廣義基督教(同性戀與廣義基督教)、佛教、伊斯蘭教、猶太教、儒教、道教的教導都不認可同性戀行為,以及男女結合的婚姻以外的任何性行為(同性戀與宗教)。這些教導跟對任何個人的歧視無關,而牽涉信仰和道德問題。

    同性戀運動起初可能是為了保護同性戀者,但在一些地方將同性戀行為非刑事化之後,同性戀運動得寸進尺,爭取淩駕一切的特殊權利將同性戀價值觀強加給所有人(權利、道德等問題):

    -以反歧視為借口,要以法律壓制任何對同性戀行為的不認可或負面的言論,扼殺言論自由和宗教自由。(同性戀運動壓制自由)

    -要在學校和課本強制進行洗腦教育。(同性戀運動的洗腦教育)

    -要重新定義婚姻,以推動「同性婚姻」。這對社會(同性婚姻的問題-社會)、育兒(同性婚姻的問題-育兒),以及其它(同性婚姻的問題-其它)方面產生極其深遠的影嚮。

    「男女同性戀者有權選擇自己的生活模式,卻沒有權強迫我們所有人贊同他們,也沒有權為我們所有人重新定義婚姻。」

    不是每個有同性戀傾向、或現在或曾經有過同性戀行為的人都願意被同性戀運動所代表。

    同性戀運動的錯誤:以為任何性傾向都是天生和不可改變的,任何性行為都是正常和道德正當的。
    同性戀運動的手法:滲透文化和教育,推動修改法律。
    同性戀運動的目的:禁止人表達不同意見。
    同性戀運動的影嚮:改變性別、婚姻、家庭等倫理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