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與蘇麻
擁有BLOG 是希望在真實卻寂寞的城市中、熱鬧卻虛幻的網路世界裡 遇到一些願意傾聽聲音的人
如果你對此有所感應 期待你也留下屬於你的聲音
PS:這裡沒有「影評」,只有「心得」,以及偶爾動漫病發作的怪胎的小小分享。另外,請「廣告」高抬貴手,不要來打擾這片小小的淨土。
其實,整個故事是一段戰爭的註記,但是導演Guillermo del Toro卻向我們證明,原來慘絕人寰的悲劇也可以被描寫得如此生動卻又平淡、黑暗卻又瑰麗,羊男的迷宮絕對是我今年看過最美麗的一部電影。



  故事一開始,電影用簡短的字幕和我們簡單介紹了一下當時的西班牙政局,同時也交代了小女孩奧菲利亞爲何和懷孕的母親經過漫長車程,前往繼父Maribel Verdú上尉的軍營居住。不過一般觀眾如果對於西班牙內戰歷史不熟的話,很容易忽略導演隱藏在電影中的政治與歷史呼應。

  1936年西班牙左派軍隊取得勝利,成立共和政府並打擊希特勒與法西斯軍團,但是1939年共和政府失敗,被帶領新法西斯軍團的佛朗哥將軍取得政權,西班牙正式走入軍國獨裁政府。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1975年佛朗哥去世,胡安。卡洛司一世(也是現任的西班牙國王)上任接手後,開始實行民主改革,西班牙才正式走出獨裁統治。

  電影中的故事發生在1944年,此時的西班牙已由大權在握的佛朗哥將軍政府統治,而Maribel Verdú上尉在此故事中也是典型的"冷酷法西斯"代表。他在整個故事中可說是集殘酷無情於一身,對於自己的妻子也不大在乎,只關心自己的未出世的孩子是否能夠繼承自我的意志。當然,我們同時可以看出導演對於法西斯的厭惡與印象投射--沒血沒淚,連親人都可以出賣。



  這部電影最高招的地方,就是在現實與幻想中的交錯與掙扎。說實在,小女孩的幻想實在不美麗,裡面除了小精靈、牧羊神外,還有專吃小孩的妖怪、住在地底吃毒蟲的巨無霸癩蝦蟆。更甚者,這個幻想最後害死了自己。

  她幻想有一群小精靈來找自己,帶自己到一個神祕的地下王國入口,在那邊遇見了牧羊神(古時候的牧羊神據說是長了一對羊角,名字叫做Pan),牧羊神說小女孩是地下王國走失的公主,但是因為離開王國太久了,想回家就必須完成三個艱鉅的任務。

  爲了脫離那個死氣沉沉的軍營、為了脫離對自己不在乎的繼父、為了拯救日益虛弱可能難產而死的母親,小女孩奮不顧身決定完成任務:到充滿泥濘和毒蟲的樹洞下,將魔法石塞進癩蝦蟆的嘴裡以取出被他吞下的鑰匙、用粉筆自己畫一扇門,可以通往住了吃小孩妖怪的神秘宮殿,並在時間限制內用鑰匙找到寶劍......。

  可是小女孩在第二項任務時,卻因為貪吃而導致兩個小精靈被妖怪吃掉,甚至連牧羊神都和他說"你沒希望了!不可能回到地下王國了";此時,先前爲了讓母親身體好轉,從牧羊神那裡取得的曼陀羅草(每天用牛奶泡著,放在母親的床鋪下面)也被繼父發現,並且讓母親將曼陀羅草丟進火爐裡燒了;更巧也更不幸的是,母親在燒毀爲她祈福的曼陀羅草後,就難產死了!

  此時,對一般人而言,再多的幻想與希望,再此都應該夢醒也夢碎了。但是小女孩仍然不放棄,羊男還是來找他了,要奧菲利亞把出生沒多久的弟弟偷出來,帶到迷宮給他。於是,希望又來了、冒險又開始了!


  然而,在奧菲利亞進行他的前兩次冒險時,上尉的軍營正和躲在附近森林裡的游擊隊打得不可開交。游擊隊的間諜正是上尉家中的女管家Mercedes,她複製了一把倉庫的鑰匙給游擊隊,讓游擊隊可以襲擊軍營並快速拿走倉庫裡的補給,而正是這一把鑰匙露了餡兒,讓上尉知道家中有間諜。


  
  同樣都是鑰匙,一把帶給奧菲利雅希望,另一把則是帶給軍隊與游擊隊之間毀滅與恐慌,諷刺的是,身為"政府軍"的上尉或母親都無法給予奧菲利亞保護,為一給予奧菲利亞關心與保護的,卻是身為間諜的Mercedes。

  "弟弟被鎖在樓下,該怎麼帶給你呢?"小女孩問羊男,羊男說"打不開鎖,找不到門,那就自己畫一個"

  在牆壁上塗鴉、想像塗鴉的一切可以成真,不正是我們所有身為孩童時最初的想像嗎?奧菲利雅就這麼潛入上尉的房間偷走弟弟,不過,正如同母親死前說過的:"幻想與童話總有一天要醒來。"她被上尉發現了。

  在迷宮裡,小女孩不願意將弟弟交給羊男,因為羊男說"必須用最純潔的鮮血才能打開地底王國的入口",小女孩拒絕了,因此,她被追上來的上尉殺了!

  而奪回自己兒子的上尉確沒辦法依照當初的希望,能夠讓自己的孩子繼承自我的意志成長。Mercedes帶著游擊兵來了,上尉死了、小男孩將會隨著關心與溫暖成長,而故事最後,導演仍然很溫馨的成全了我們一個願望:小女孩還是回到了她夢想的地底王國,因為他不願意讓任何無辜犧牲,即使理由有多完整。

  電影中還有很有趣的一個對比,吃人妖怪和牧羊神是同一個人飾演的!
 
  我相信,這絕對不是電影公司爲了省錢才這麼做,對戲劇有點了解的人都知道,導演常常喜歡將兩個具有影射或對比的角色用某種方式呈現,其中一種就是"由同一個演員飾演兩個不同的角色"。

  前幾年拍的的小飛俠彼得潘電影(當年演溫蒂的女孩在去年的"香水"裡演出"珞兒"一角)就是這麼做,虎克船長和溫蒂的爸爸由同一個演員演出,當時導演是說希望眼尖的觀眾可以體會到他想強調的虎克船長心中的陰暗和人性對比(不過我覺得那部電影對比並不強烈,只能說是不錯的家庭片),而在羊男的迷宮哩,導演也特別強調了"牧羊神的特性"。

  在西方傳說故事裡,牧羊神是亦正亦邪的,它可以呼喚春天的來臨,也可以勾引無辜的少女。它可以是溫柔體貼,但有時也可以施展點小奸小惡。於是,吃小孩的妖怪和牧羊神就由同一個演員詮釋,表現性會更加強烈!

  而一開始,我所提到的故事對於導演或編劇本身對於西班牙歷史的投射性是絕對存在的。上尉代表佛朗哥政府、女管家和游擊隊代表當時仍舊反抗的原政府軍、軟弱的母親表示了當時被控制的西班牙皇室、小嬰兒代表被佛朗哥將軍視為後繼者的卡洛司一世,不過正如同劇中小嬰兒不會遵照冷酷上尉的期待成長,現實中的卡洛司一世沒有繼承佛朗哥的獨裁政權,反而力行民主改革和君主立憲。
  
  當然,奧菲利亞是被導演寄予厚望的西班牙人民的投射,或許會死、或許會失敗,但只要秉持初衷、相信自己的想像與願望,或許有一天美夢真會實現。

  我看電影幾乎不哭的,但看完這部電影後我真的好想哭,但卻哭不出來。真的非常希望大家找個時間,讓心靈稍稍沉澱後去看看這部電影。或許你們會覺得殘忍、難過,但我相信你們絕對也能體會出其中的美麗與燦爛。

創作者介紹

美麗新世界

咪咪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meggy
  • 看到奧菲利雅死亡那一幕,真的很難過...導演雖然很溫馨的成全了我們一個願望:讓小女孩回到了她夢想的地底王國,還是讓我覺得很難過...這是奧菲利雅 or人民的宿命嗎??
  • alpha 0%
  • 這部電影真的很棒~~絕對相信小女孩是回到地底王國了!
    內容提到"由同一位演員飾演不同角色", 這點在電影《沉默之丘》也可看到:
    裡面飾演怪物三角頭(象徵"罪與罰") 跟反派校工是同一人(校工後來也變成怪物)
    不過再看幕後時,真的以為是要省錢="=|||照這樣看來,真的有意義在~
  • 有的是真的為了省錢沒錯(笑)

    但大多數並不是,這種手法其實在電影界還滿常見的

    2003年重拍的小飛俠彼得潘真人版電影,虎克船長和溫蒂的父親,就故意找同一位演員飾演。導演在訪問時表示過他是刻意這麼做(算是一種父權意象的表達)。

    不過我對該版本彼得潘印象最深的是:過了三年後,飾演溫蒂的女孩長大了,居然就是2006年"香水"裡那位最吸引葛奴乙、最美麗的受害者Laura。

    不得不說小童星長得真快 :P

    咪咪寶 於 2011/05/28 19:45 回覆

  • nikolu313
  • 好像是很老的片了,我竟然沒看過,改天找來瞧瞧 XD
  • lcn5408
  • 一人分飾兩角這方面
    與其舉小飛俠的例子,我認為用野蠻遊戲的例子更為合適
    野蠻遊戲裡面,男主角的爸爸和追殺男主角的獵人是同一個角色
    導演有意將獵人塑造成男主角對父親的投射
    父子間缺乏溝通造成的不了解,以及父親對自己的期望形成的壓力與恐懼
    在遊戲最後男主角對獵人說他不逃了,坦然面對就是解決問題的開始
    我覺得甚至比羊男和吃人怪善與惡的一體兩面來的有意思
    因為在神話的象徵意義上是有了,但在電影的故事中兩者的關連性稍稍弱了些
    觀眾會覺得換個演員演也沒什麼差,就是一個不錯的小巧思
    但野蠻遊戲的獵人要是換個人來演力道就差會一大截
    雖然野蠻遊戲是不折不扣的商業電影,
    但能安排這樣一個橋段讓故事進入更深的層次算是難能可貴了
  • et12323
  • 很特別的電影...
  • 凱特Kate
  • 這部片記得以前上映我看完的時候心情好沉重好揪結
    如你所說的真的會想大哭~但是它拍的非常的棒
    是我很喜愛的電影之一
  • justjy12
  • 寫得很棒!
  • KunLung Hsieh
  • 謝謝你的解釋~
  • 帽楟
  • 我之前看還看不懂......影評寫得好厲害阿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