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在奧斯卡頒獎典禮十分風光的"小太陽的願望(Little Miss Sunshine)"實際上一路走來風雨飄搖,從開拍到上映、籌措資金,就足足歷時五年。不過欣慰的是,它一推出就風靡各地影展,也在世界各地獲得極佳的迴響,算是苦盡甘來,實是近年來美國獨立製片的佳作。


(小太陽中的經典畫面,無法順利發動的車子必須全家一起推才能發動,也是今年奧斯卡在頒獎典禮上不斷模仿的電影畫面)

  是的,千萬不必意外,你在這部電影看見的胡佛一家實在是"非常不美國"、"非常不好萊塢"典型的家庭。老爸天天喊著成功九步驟,並將全部積蓄拿去投資出書,動不動就對周圍所有人分析他的贏家、輸家原則。爺爺則是脾氣古怪,不但愛看黃色書刊還天天慫恿孫子去"搞女人",並主張"年輕人吸毒,愚蠢,老年人不吸毒,蠢到家",全家唯一和他有說有笑的就只剩下小孫女奧莉薇。舅舅是普魯斯特文學獎的教授,不幸的是身為同性戀的他不但愛上自己的研究員,對方卻被自己的敵手橫刀奪愛,失戀之餘自殺未遂,被學校開除,爲防止他再度自殺搬去和妹妹一家暫住。哥哥杜威是尼采的信仰者,發誓在考上空軍預官學校前絕對不開口說話。而媽媽則努力維持這個家庭的合諧,處處配合家人卻也幾盡崩潰邊緣。全家最無憂無慮的則是小女兒奧莉薇,從小就夢想參加選美比賽的她終於獲得了去加州海邊參加"陽光小美女(Little Miss Sunshine)"決賽的機會。爲了一圓奧莉薇的美夢,全家開著破舊、沒有空調、離合器失靈的古董麵包車,踏上了長達近兩千公里的公路旅程。



  說實在,如果有人告訴你整部電影有將盡一大半都是一家六口被困在車子上或公路上,你大概會認為這部電影枯燥無味,不過"小太陽的願望"卻成功的擺脫這種無味,不但以極簡單的公路之旅劇本清晰交代了一家六口的個性,還帶給了觀眾無限的幽默、嘲諷與濃厚的情感。

  首先,奧莉薇能夠參加"陽光小美女"冠軍決賽,是因為他們當地初選的冠軍被發現服用"減肥藥"而剝奪地區冠軍資格,改由第二名的奧莉薇去參加決賽。而一路上陪奧莉薇練習比賽才藝表演的,居然是全家最古怪的爺爺。至於爸爸只在乎女兒是否抱著一定成為贏家的心態參賽,甚至好幾次義正辭嚴地告誡女兒絕對不可以成為人生輸家。至於家中其他成員似乎也認為奧莉薇年紀雖只有七八歲,但參加選美賽似乎沒什麼大不了,甚至頻繁地送女兒去參加各地的選美賽(片子一開始就是奧莉薇的阿姨和他們說上次"辣椒小美女"的選拔結果更改的消息)。


(周圍的參賽者各個打扮亮麗,站姿就如同美國小姐的參賽者
只有奧莉薇一個穿著樸素,毫無姿態、直挺挺地站在台上)


  大家至餐廳用餐,奧莉薇點了一份冰淇淋,結果成功九步驟老爸卻發出了不甚滿意的聲音,他告訴奧莉薇冰淇淋都是脂肪組成,會讓人發胖,美國小姐的參賽者身材苗條就是因為他們不吃冰淇淋,這一席話讓年幼的奧莉薇第一次對食物產生了矛盾的衝突感,她開始猶豫到底要不要吃。而贏家理論老爸則在旅途中得知自己的"成功九步驟理論"無法成功出書,甚至有可能導致家裡破產,妻子還可能和自己離婚。自殺未遂的舅舅一直執著於普魯斯特學者的虛名,放不開自己,撞見舊情人也無法坦率面對。爺爺則在過夜的旅館吸毒過量,從此一睡不醒。而哥哥更是在旅途中才發現自己原來是個色盲,而色盲是不可能當上飛行員的,長期的壓抑與支撐他叛逆的因素在一夕間崩潰!



  失望、挫敗、死亡等衝擊充斥在胡佛一家的旅途中,應該意氣風發的參賽之旅頓時間變成了哀傷的失敗者團體,還面臨至親的死亡。照道理,這趟選美參賽之旅應該早就可以打道回府了,不過胡佛一家卻一反常態,更加勇往直前。似乎看破了自己無聊又不實際的九大成功理論,老爸率先放棄"如果沒完全的勝算就不要參加"的畏縮心態,將爺爺的屍體從醫院偷渡出來,堅持完成爺爺想看孫女參賽的夢,帶領全家前往加州海邊。而青春叛逆時期的哥哥也逐漸放開心胸,開始接受家人的失敗,也準備面對自己的挫折;舅舅也在公路之旅逐漸找到生活的新方向,不再執著於文學獎的虛名;媽媽也終於朝丈夫吶喊出內心的聲音,不必再當家中的氣氛調停者。於是,同舟共濟的一家人開著那輛沒有離合器和空調麵包車,用後車廂裝著爺爺的屍體,抱著全新的心情橫衝直撞地帶著奧莉薇來到了比賽會場。只是到了選美會場,更大的衝擊與震撼卻隨之而來。

  "陽光小美女"冠軍決賽在加州一個美麗海灘上的高級旅館舉行,參賽者十幾個,最小的六七歲,最大的不超過國小畢業。只見這一群理當清純無憂的小女孩,卻被專業級的化妝師、髮型師圍繞,被各型各色的化妝品塗滿全臉,甚至還祭出睫毛夾、電捲棒、肌膚烤漆等許多大人可能一輩子都不會使用到的專業美容用品。更甚者,小女孩一個比一個纖瘦,擺Pose不輸模特兒,心目中的偶像都是身為台下審之一的"加州小姐",期待將來和她一樣美麗、高挑、風采迷人。奧莉薇和這些"專業級"的對手們一比,簡直可說是慘不忍睹:圓凸凸的小肚腩、胖胖短短的小腿、塑膠厚重大眼鏡,實在和選美指標完全搆不上邊。

  在看見後台的專業級準備後,胡佛一家除了驚訝還是驚訝,但在看過其他參賽者的才藝表演後,他們開始懷疑讓女兒參加這種選美賽是不是正確?由大人的世界構築出來的單方面的外在美標準來評斷成長期的小女孩,這種活動是否值得參加?明知小奧莉薇一定不可能贏,也知道這個活動她已經盡力了,是否要上她上台被別人恥笑?



  的確,選美賽本來就是一種滿足成人視覺的活動,雖然美國很多選美賽都掛著獎學金的名義,但實際上確有很多"選美公司"以此大發利市。美國可以說是全世界屬一屬二的選美比賽量產國,選美項目不勝枚舉,選美名目更是五花八門,甚至有幾個州已經以選美活動作為經濟活動之一。

  身高體重要多少、身材比例的表準、臉蛋的五官配置、才藝表演要做什麼才合乎"選美"......太多太多數字、標準來綑綁"選美"的評量,似乎在這種規範之外就沒有資格談"美",連要拿"獎學金"都得先投資自己的外表、拿呎比比看誰比較"合乎美"。這種十足成人心智的活動卻在現實社會中實際地套用在孩子身上。

  不過,逃避不是辦法,小奧莉薇還是選擇上台,當他和全場說"這個表演是爺爺幫她編"的時候,全場感到溫馨;可是當她開始表演時,全場卻投以噓聲與鄙視。選美以成人的眼光來評價孩童的美,認為台上孩童所表演的,那些充滿過多人工聲、光、色的勁歌熱舞才藝是一種天才、可愛或高尚;而奧莉薇的爺爺將自己最喜歡看的脫衣舞改編後教給奧莉薇,奧莉薇也不以為意地盡情表演,頓時間,選美會變成了一種令人難以吞嚥的聲色場所。孰不知,方才的十幾位參賽員同樣也是在賣弄身材與美貌,而奧莉薇只是以更成人、更現實、更不包裝自我的方式賣弄自己,小美女選拔和奧莉薇的脫衣舞頓時成了一種小色情與大色情的對抗;間接呈現成人與直接呈現成人的對比。而後台的更衣化妝間,奧莉薇和其他十二個參賽者也明顯成了一種兒童與成人美的分隔。



  面對台下的噓聲與制約,胡佛一家人則是勇敢上台支援小女兒,當他們令人瞠目結舌的表演結束後,唯一響起卻也是最熱烈的歡呼劃破了選美賽的最後一根理智。於是,胡佛一家人被處罰將終身不得再參加加州舉辦的任何選美賽,面對這種處置,舅舅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這也還好嘛"!

  奧莉薇以後是否要繼續參加選美賽?觀眾是否會繼續觀賞選美賽?或著是否會讓自己的孩子參加選美賽?影片沒有給我們答案,他給我們的是胡佛一家心滿意足,依舊開著破舊麵包車橫衝直撞地踏上歸途。對我而言,這一部簡單卻可愛又真實的"小太陽的願望"是我今年初看過最好的美國電影。

PS1:一直很不喜歡大陸對於電影的翻譯名稱,不過這一次的大陸將此電影翻譯成"陽光小美女",在我心中確實比台灣翻譯得更貼切也更可愛。

PS2:Abigail Breslin所飾演的奧莉薇十分生動可愛,也很自然,也因此片拿下東京影展的最佳女主角。
創作者介紹

美麗新世界

咪咪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