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十四日晚上,我們一家人去國家戲劇院觀賞由漢唐樂府呈獻的【韓熙載夜宴圖】

          海報上面是舞妓王屋山舞六么時的背影  

原畫目前收藏在北京故宮,根據【故宮藏畫精選】裡的介紹,韓熙載是五代時北海人,後唐莊宗同光年間舉進士。文章書畫,名震一時。父親光嗣因事坐誅,熙載就逃奔江南,在南唐做官。歷事李昇、李璟(李中主)、李煜(李後主)三主。官至中書侍郎。但是為人放蕩不羈,養有姬妾四十餘人。朝廷給他的俸祿,全被姬妾分去,他就穿上破衣,揹起竹筐,扮成乞丐,走到各姬妾住的地方去乞食,以為笑樂。

  李後主本來有意拜他為相,但又因他恃才傲物,生活太不嚴肅,恐怕他不能擔當重任。有一次李後主聽說韓熙載常夜宴荒縱,很想知道他究竟荒唐到什麼地步。又以他是三朝老臣,也不願公開去查他,所以就叫顧閎中夜裏暗到他家窺視,把他夜宴情形繪畫成圖,呈交李後主觀看。

  顧閎中後來畫成一個長手卷,共有五段,本圖是最後一段。這是酒酣舞罷,笙歌停後,大家帶看醉意,拖看家妓笑謔。獨自站立舉手示意的那位,就是宴會的主人韓熙載。顧閎中這張晝,不但務求形似,以便李後主一見就如圖中所繪的是什麼人,而且把當時大家玩樂時的神情和各人的性格統統表現得十分逼真。以畫人物來論,這幅晝真是達到了極高度藝術水準。所以千年以來,几有此晝著錄的各書,都對它有極高度的評價。畫很舊,無款印也無清宮鑑藏璽。


  漢唐樂府根據原畫作,經過各種歷史考察與現代創意後,融入南管和梨園舞蹈,讓人物宛如從古畫中走出來般,在舞台上展演一場夜宴的戲碼。
  三國時期的曹孟德曾在【短歌行】中這麼說:「呦呦鹿鳴,食野之苹。我有嘉賓,鼓瑟吹笙。明明如月,何時可掇?憂從中來,不可斷絕。」而蘇東坡在和朋友遊赤壁時,也在飲酒樂甚,扣舷而歌時,因感到生命須臾而吹奏如怨於慕的簫聲。因此,【韓熙載夜宴圖】中最讓人著迷的,是在酒酣耳熱之際,仍難掩一股士人憂國的抑鬱氛圍。古人夜宴,多半夾雜身處亂世的哀愁,因此才會秉燭夜遊,以此解消心緒愁悶。

  【韓熙載夜宴圖】不光只是呈現南管音樂和梨園科步,漢唐樂府還試圖將古代世人胸中那股抑鬱難發的氣息傳達給觀眾。而漢唐樂府在舞台的處理手法也多偏幽暗與簡單,人物的表情更是以肅穆莊重為主,以梨園舞步上場,模擬畫中人物的姿態與神情。
  值得注意的是,唐代至五代十國的繪畫一向習慣將"主角人物巨大化",以突顯主要人物的重要性。因此在原圖上,韓熙載的身形的確是比其他人物都來得高大。我想,漢唐樂府在呈獻時一定也注意到了這一點,因此在舞台上飾演韓熙載的演員其身材都遠比其他演員來得高來得大。
  為了提煉出當時文人的氣質、思想與生活模式,這場夜宴不會有杯盤狼藉的場面,也歌舞喧鬧甚或酒池肉林、殘餚冷炙的縱欲狂歡。漢唐樂府最成功的地方,就在它以藝術的手法,表達出了【韓熙載夜宴圖】中歡樂的表象,但卻又能在舞台上凝聚出「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而必須「秉燭夜遊」的無奈、疏離與哀傷。
 

創作者介紹

美麗新世界

咪咪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