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好萊塢鉅子霍華休斯出席《亡命之徒/The Outlaw》的電檢公聽會,只因為他的電影裡充斥太多女性大胸脯特寫鏡頭,以現今的眼光看來這簡直輕描淡寫到了極點。如今,李安的《色|戒》一出,媒體再次譁然,究竟是真色情假藝術,還是狗仔太過溼鹹?

(1943年最火辣的電影,以現今眼光看來海報上的珍羅素只能算性感)

電影《色|戒》證明了人人心中有一把尺。
如同《斷背山》,李安在色戒中再度公然挑釁了這把尺,有人能夠接受、有人不能承受。

早期的好萊塢電影幾乎是以一種優雅的矯揉造作來鋪陳對話、創造劇情
(試想,現實生活中遇到那種場景,怎可能如劇中人般保持一如既往地優雅?)。那種矯揉造作不是不好,大多數時候我們感受到的還是優雅與幽默,也能體會到劇中人物的心裡感受,只是在三十年前,人們大概無法想像至今的電影可以公然出現"髒話"(目前隨便一部電影就可出現不下百句包含髒話的對話)、床戲、大量流血的血腥鏡頭。以上講的那些,在短短的幾十年內幾乎全被突破。

(今年暑假過世的瑞典大導演柏格曼的
《處女泉》,據說就是讓李安下定決心當導演的電影)

以前的電影連殺人都殺得優雅,柏格曼的《處女泉》拿下當年的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當中的那段森林中的姦殺案,以現在多數人的眼光看來幾乎輕描淡寫得沒甚麼。遠鏡頭處理、強姦案場合幾乎沒脫衣服、女子事後被殺也僅僅是被牧羊人以地上隨處撿的木棍,一次敲擊後腦後就斃命(以現今的觀眾看來簡直死得太容易、一切不可思議到極點)。爾後,少女的父親報仇,殺死三個犯罪者時也沒有"Die Hard"裡面那種驚險動魄,幾乎可用"優雅"來形容他的復仇。當然,看過那部電影的人都知道這些都不是柏格曼真正要說的重點,加上以當年的社會背景來看,如此處理就已經夠殘忍了。

我要說甚麼?我想說的是,經由電影數十年來的轉化,可以證明人們心中都有一把尺,時時刻刻度量電影中的尺度是否符合自己內心的社會良知。

柯波拉的《教父》無疑是影史上的經典。但就是有人不愛,原因無他,就是幾個黑幫尋仇場景太血腥了(和搶救雷恩大兵的戰爭場面比起來,"教父"流的血還真是沒甚麼,若和吳宇森的黑道電影相比,教父還真是"小ㄎㄚ"),但事實證明,如今的觀眾幾乎普片都能接受像教父那樣的電影,甚至比他更血腥殘暴的都可接受。

(教父第一集中,黑手黨將某導演心愛的馬砍下頭,趁夜放在他熟睡的床上......那種恐怖與威脅是血腥又暴力直接的)

曾幾何時驚悚片已經不再是希區考克鏡頭下的電影,連日本鬼片和美國恐怖屠殺片都被電影出租店和網路討論區歸類為"驚悚片"(恐怖驚悚似乎無從分起了),在多數觀眾眼中"恐怖"就是"驚悚"的真正解釋。

色戒為什麼引起這麼大的風波?我認為最根本的理由是李安給觀眾看了一般導演不敢給觀眾看的東西--幾近真實的床戲與殘暴的殺人。

先提"殘暴殺人"好了,看多惡靈古堡或終極警探之類電影的觀眾可能覺得那段殺人好無聊。但真的仔細想想,第一次殺人(殺一個並非有不共戴天之仇的人,只是那個人知道了你的秘密),緊張感與腎上腺素突然湧起,你真的能像麥克連警官或女超人愛麗絲那樣,砰的一聲就將人殺死嗎?嚓的一下就能捅死人?
打過靶的人都知道射擊有多難,用水果刀切過豬肉的也知道那不太好切,何況是拿一把小刀桶死一個人且偏偏都不是捅在要害上!
色戒中的那場大學生殺人,在我眼中是相當寫實而難過的。

再說說情欲戲,以前看"天邊一朵雲"時我真的不能接受那種運鏡與拍攝方式,太過實驗性、畫面也缺乏美感(在我眼中,拍攝是否具備美感是很重要的,我知道你想說甚麼是一回事,但美感不足則無法讓我接受,在此的美感不是指"畫面艷麗",而是指處理手法,也可說是我心中的那把尺訂下的感受),導演想表達的思維也被各種欲望表述切得過於零碎。我知道有不少人很喜歡這部電影,但就像有人無法接受一部電影床戲超過三分鐘一樣,我就是無法喜歡"天邊一朵雲"。(還是喜歡"不散"、"天橋不見了"以及"洞"裡面的蔡明亮)


進電影院之前,我也抱著懷疑的心態去看,說實話,色戒的床戲露骨到了極點,但一點都沒有勾起我噁心或反感的心理反應。在那麼多的床戲裡,有更多的鏡頭不是在演員"身上",而在他們的眼光與表情。

裡面有一幕兩人交歡時,王佳芝一直看著床邊架子上掛著的槍,爾後易先生也注意到了,那把"槍"一直以聚焦或失焦的方式出現在畫面裡,這是多明顯又多震撼的感覺(我認為已經不能算是"暗示"了)!

藝術與色情本來就見仁見智,不過最重要的是"在發表評論前"務必先觀賞過此電影(許多批評根本就是在電影連首映或特映都沒有之前就發表,更多"高見"是媒體間的以訛傳訛)。

台灣的記者與電影一樣,愈來愈傾向重口味,但能否區分媒體真實性與是否選擇自我格調這一點,則是觀眾與讀者自己的責任義務。

有人進電影院就是想看梁朝偉的生殖器或湯唯的第三點,但更多人出了戲院後還頻頻抱怨根本看不清楚,此時失焦的是誰?色情的是誰?誰藝術?誰色情?高低立刻分明。

抱著看色情片進場的絕對失望,因為他們滿腹心思就只在旗袍西裝之下。這就跟當年台灣媒體指去探討"天邊一朵雲"的口交到底是真還是假一樣無聊。

我不認為色戒是李安最好的電影,但絕對是他最具突破性的電影之一。

色戒公然挑戰觀眾的內心尺度(電檢過不過是政府"例行公事",就算過了觀眾作何是想才是導演真正關心的),這才是他今天造成話題的真正原因。李安把一般導演不敢做的全做了,這才是他擔心又害怕的,也是他厲害的地方(但說真的,或許因為他是已經有"金獎靠背的李安",不然一般導演只敢在心裡挑戰,而不敢訴諸現實)。或許經由這次色戒,以後會有更多電影朝這種挑戰或方向走去。


床戲是否應該露骨至此?點到為止就好還是先開被單看清楚更好?以上沒有絕對的答案,色戒一定無法得到所有人的認同,但無可否認它在電影發展史上的地位。


創作者介紹

美麗新世界

咪咪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